navillera.🦋

Welcome to my fiesta.
IG @nav.illera_

序章

[文華X章琳]破毒強人文章夫婦番外

私設眾多 è£œå…¨ç¶“歷向 BE 獨立單元 çµ•å°OOC å¹³è¡Œæ™‚空 çˆ›æ–‡ç­† é›·è€…自行避雷

建議配搭bgm[永不失聯的愛_金泰妍AI cover]食用更佳

-

往日愚俗人,不知何謂兒女情長;

唯你,教我夢裏蓬萊、相思閒憂。

-

清冷的月色灑於陽台,縱使天空早已染上一片鴉青,卻還是能看見遠處的多片灰雲。章琳蜷縮着,雙手環抱雙膝,像是這樣,才能打消心中的掛慮。電視中的畫面不斷閃爍着,一幀一幀隨着分秒投映,大門處仍是沒有打開的鑰匙聲。


落空的心,憂煩盡湧現於目光,苦惱為何掛鐘上那時針已指向十一,比起在短訊上約定的時間,文華足足遲了三個多小時。


今早還好好的,說自己今晚去大龍鳳處理一些瑣事,可她也知道油尖旺的這些瑣碎事情,很容易便化成血腥的爭執,或許甚至…文華比剛才的自己,還要早知道那一樁禍事…這也不知道到底對他來說是佳音還是災難,不過對章琳自己來說, çµ•å°æ˜¯ä¸€å ´æµ©åŠ«ã€‚


幾個小時前,驗孕棒上,那醒目的兩道紅線,警覺着章琳的理智。


這孩子,若是留下,也注定只有悲淒的命運。深知文華嗜毒如命,這一次又一次的買賣,早已刻入他的骨,他的血。作為毒梟的子女,又可以有什麼好下場。自己的前途也不能被這個初來報道的血肉束縛,想達到的是更高的地位,帳戶上更多個零的數字,怎甘於一生在他人之後,洗手作羹湯,如尋常人家般,光鮮的背後只有一大堆的相夫教子。


這不是章琳,這不會是章琳。

絕對不會讓自己成為第二個有如自己母親般的悲劇。


逢場作戲的一切,又豈可當真?文華對自己的執着,也許只是片面。這場利益交換的映畫,終將會落幕在往美國的航班,他們最後也只會擦肩而過,甚至互不相見。


冷靜過後,章琳還是選擇隱瞞,這或許不是最好的選擇,但對她和這素未謀面的嬰孩來說,絕對是最好的結果。


暮色橫行天際,章琳就如此蜷縮於沙發,等候着他的歸來,直至如今,分針也即將搭向最後一個位節,大門外仍然沒有傳來任何腳步聲,靜得這炎夏窗外的蚊蠅。


夏蟬的鳴叫,把章琳的思緒打得更混亂。


半夜的雨聲響起,蓋過了門外的腳步聲,直至鑰匙互相敲打的刺耳聲音響起,才把章琳從這雜亂的心神抽離。


「這麼晚,是出了什麼事嗎?啊…你的手」


望着眼前的他,那漆黑無盡的眼眸,她下意識的吞了吞咽,連忙沖去洗手間拿出急救箱。染上褐紅,不斷地滲出血的五指下,是兩道深得露肉的刀口。

門口的鄭福田和浩天一個半掩着額頭,一個護着自己見了瘀青的腹背。

「文華哥就交給嫂子你了,我們先回去善後那些剩下的事,好好照看文華哥吧,那兩刀不淺的」

「好了,你們也早點回去休息吧」


雖則說每一次文華帶傷歸家,也是章琳為他包紮傷口,可看到今次如此嚴重的刀傷,也顧不上剛才自己的顧慮。把一片又一片厚厚的敷料覆蓋着傷口,看着文華額頭上雖然不斷滲出汗珠,但在自己面前仍然用力壓制着疼痛,堅定的凝視着前方仍在一幀一幀閃爍的屏幕,嘗試以這樣的模樣,使她在面對這血肉模糊得可怕的傷口,也可以不慌張,慢慢的止血。


沒有受傷的右手,輕輕的擰開了瓶蓋,把桌上的止痛藥片吞得一乾二淨。白色襯衫和大片暗紅的強烈對比,刺目得叫章琳有些許反胃。

隨着繃帶固定,章琳也鬆了一口氣。本跪坐的姿勢,也直接攤倒在沙發,文華的一句問候,終於劃破了這寂靜的長空。


「餓了?沒吃飯?」


咕咕叫的肚子,隱暪不住自己焦慮了一整個晚上,瑟縮於沙發,不懂廚藝什麼也沒有煮,沒有吃的事實。


「嗯」


不好意思的感覺,由心底泛起到耳尖,耳根微微發燙,曲髮在脖頸蜿蜒,淺棕睡裙的包裹下,惹得文華越發覺她楚楚可憐。在得到肯定的答覆後,文華低下頭,摸了摸剛包紮好的傷口,再抬頭時,是如往常般,柔情似水的眼神,漣漪過後的寂靜和餘溫,倒映出她清晰的模樣,嘴角的笑意粲然,每一寸弧度都在透露着無奈的寵溺,她彷佛是沉入這深淵,直至他從沙發上起來,轉身走向睡房的那一刻,腦海中的光景仍然定格於那墨色的瞳目。


「我去煮飯」

把染血的襯衣和褲子扔進洗衣機,圍上圍裙,因帶傷也略顯笨拙的手勢,也阻擋不住鍋鏟中那簡單家常菜的香味。

看着略顯憂心的章琳,文華倒是心放得舒坦,拋棄了在外人面前那大毒梟的氣場,在這刻,他只是一個以耐心,不知是第幾次教導身邊這不通曉廚藝的她,雖然每次做飯的任務也只會重投自己身上,但仍樂於為站在身旁,左看看右看看的她指點迷津。


菜一碟一碟的端上了桌,熱氣騰騰。簡單的食材所交織的香氣在空氣中譜出一道莫名溫馨的曲調。


分針早已運轉了一圈多許,搭在十二時半的區位,對坐在圓桌的兩邊,說不上遠的距離,但就是感覺有萬般的心事,比平日還厚重的隔閡。互相地往對方的碗裏送着菜肉,也就是沒有一聲言語打破這冷漠得詭異的氣氛。


章琳最終還是禁不住內心的那想法,僅僅是講出了一個音節,已足以令對面低頭食飯的文華瞬間注視着。


「去美國的那些大學我挑好了,就去聖路易華盛頓大學吧,私立研究型的大學,還有計量金融學的碩士,那時候直升上去,把碩士學位也念完,就不用煩要去選哪一間學校去繼續升學了」

「去了美國,也再沒有人會這樣做飯給你吃了,你啊,要是好好的學做飯,要不然就在那邊找一個會做飯的男朋友,聖路易我在書上看過,是在密蘇里州是吧?你去美國開學的時候不論是春季還是秋季,天氣也冷,之後冬裝出的時候我叫浩天陪你去多添些新衣吧」

「先叫浩天他啊,和福田哥多休養吧」


聽到這句,文華沉默不過一秒,臉色瞬間收回聽到這一句而生的寡淡,扯出一抹淺淺的微笑,眼神雖帶疼惜,但大多的是落寞,把吃完後的碗筷放下便轉身去了洗手間。


關上門,聽不到外面的蟬嗚雨聲,一片寂靜也平復不了文華在瞟到垃圾桶內的驚喜。


本包裹着那驗孕棒的手紙或許是被自己開門的時候,那一道風吹開,敞開着,兩條紅線清楚可見。入眼的一刻,還帶着一絲訝異,這家裏沒有其他人,可以測出這個結果的,只有是在外面的她。


「文華!我吃完啦!我去洗碗啦」


一刻的欣喜過後,席捲而來的是更多的憂慮,如潮湧般,甚至泛起了自責的苦澀後調。至少這一刻,他和章琳也曾經擁有過,一個不知成型與否,是男是女,是古靈精怪還是文靜可愛的嬰孩。算不上是愛情的結晶,頂多也只能說是一個意料之外。


內心的憂慮,不是源於對那嬰孩的牽掛。對着外面的這個女孩,沒有兩年也至少有足足年半多許,性子早就被深謀遠慮的老蠍子摸透,為了前途,她敢於撇除一切的障礙,那一句「我要當你的女人」早已揭露了那刻在骨子裏的狠勁。

他是怕章琳打掉孩子後,會影響到她未來的生活。未來,她也許會長成獨當一面的商場強者,嬌軀下埋藏的野心和實力,早就賦予她一片光明的道路,在這之後,或許會遇上一個比現在的自己,更愛她的男孩,會成家立室,會生兒育女,這樣明亮璀璨的人生,又怎能被注定混跡與灰色世界的他縛於暗淡之中。


這孩子,今生今世怕是沒有機會見到了。

怪就怪在生不逢時,時不與你。


洗手間門外響起敲門的叩叩聲。


「文華?怎麼去了這麼久?沒事吧?是不是傷口包得不好?」

「沒事,在用暖毛巾擦身呢,你快去睡吧,明天下午我們還約了去處理你那留學的東西呢」

「知道了,你小心點啊,別又弄到傷口,我先去給你暖被窩啦,外面的燈我就不關了」

「大夏天的,暖什麼被窩,你可快點去睡吧,傻妹…」

「好啦,現在去啦」


腳步聲漸行漸遠,章琳屏在心頭的大石,也被擊碎。

幸好,幸好沒有發現,要不然自己肯定去不了美國,讀不了心心念念的大學,上不了夜夜魂牽夢縈的課。

她記得文華說過,他這種人啊,也想試一下有家人的感覺。當時的她依偎在他的的雙臂當中,嬉笑般的指了指自己,說自己便是他的家人,可若真成了家,就只是一場荒誕。


側躺在床上,伴隨着半掩的門縫裏所透出的柔光,對腹中嬰孩的那一份愧疚和徬徨盡表於緊皺的眉頭,帶着深沉的思緒緩緩入夢。


把章琳放在桌上的特效止痛藥吞下後,無聲的關上了燈,悄然無聲的走進了房間,在僅餘的微弱光線中,愁眉不展的她格外惹他注目,坐在她旁的床沿處,沒有受傷的右手,那長年觸碰化學成份而被腐蝕得粗糙的拇指,為她輕輕的揉開眉心,滿目憐惜。


看着熟睡的人,面頰上仍帶着些許嬰兒肥,文華在她的臉蛋上細細了捏了幾下,睡夢中的章琳又或許是感覺到了,眉頭又重新的微微皺起,叫文華哭笑不得,只好重新觸上眉心,舒坦後落下一個平常都有着的額吻。


把受傷的左手放在章琳的腰肢上,感覺到從背後被環抱的她,下意識驅使着她翻了翻身,這無疑也動到了文華的傷口。


「嘶…噓…傻妹不要動,就抱抱,抱抱」


文華的耳語起效了,她果然乖乖的,繼續睡着。

把手掌放於她的小腹,試圖找尋着嬰孩一絲一毫的蹤跡,結果當然是,什麼也沒有。不過,至少存在過,足矣。


閉上感覺厚重的眼皮,面容漸漸變得放鬆、平和,眉目卻不知何時突然被換上了充滿迷惘,憂煩地緊鎖,或是相處之久而養成的互相影響。


清醒時的執念,總會在夢中化成幻景。


猶如置身現實,看着那掛鐘,文華不知自己在產房門口外來回踱步了多少轉,只知在裏面的,是為自己而遭罪的章琳,和那不知是否應以期待作形容的嬰兒。坐在長椅的福田一手夾着夾袋,一邊替自己處理着那一些小生意的”瑣碎”事。為了她和孩子,漸轉正道去打理建築材料的批發,也心甘命抵。


其實,毒蠍子也可被青蛙洗禮。


一聲一聲由房門內傳出來的痛喊,都在凌遲文華身上的每一處,不過二十多的小女孩,就遭了這罪,那可是自己放在心尖上的女孩啊。


再眨眼,就是百葉簾依然阻擋不了陽光的照灑,文華在旁默默的削着蘋果,章琳抱着才剛被護士抱回來病房的迷你版章琳,名字這一回事,文華還沒想好。把削好的蘋果放在桌子,打算湊近看看這紅彤彤得宛如自己剛才削走那蘋果皮的迷你愛人。


嗯…是一陣,奶騷味。


看着被自己一臉嫌棄的表情而逗笑的她,內心一股猶似火焰般的愉悅感蔓延着。

剛好,夢境的最後,就定格在這刻的微眼彎彎。


醒來還是八月的陰天,夏蟬的嗚叫也好像不過如夢一場,是昨晚的錯覺。吵耳的鬧鐘把一向淺眠的文華率先吵醒,眼見不過早上七時多許,與下午約定的時間還有好一段距離,替章琳把被角蓋回鎖骨位,走出房門,將左臂上被滲染出一大片褐紅的紗布解下,把狼狽得滲人的兩處刀口重新包紮。


由留學顧問所出來後,文華先把不喜歡自己駕車的章琳送回了家,看着她面上流露出的雀躍,他是覺得,不論怎樣,花了多少的錢,也值得。比起區區的幾百萬,文華更希望眼前的小女孩,可以有一個與自己截然不同的絢爛路途。


把章琳護到家門前,她也識趣的,踮起腳尖,摟抱住身邊人的肩脖,偷偷的在他的腮邊落下自己的痕跡,是一個淺淺的粉橘唇印。每次章琳的主動,都會惹得文華這個經歷過大起大落的大男人,耳根發燙又冒紅,即是知道是逢場作戲,也抵不過心底湧出的反應。


一聲再見,目送着章琳入了屋,文華便走回了一旁的車,驅車離開這隱蔽於西貢山林的獨立屋,奔馳着前往大龍鳯。

大伙們聚首一堂,誰也不知接下來會發生如此震驚的事,文華站在聚人之首,看着每一個自己手下的小弟,每一個都誠誠懇懇的模樣,可說話一出,大家的表情不是震驚,就是疑惑。


文華是說,要把手頭上的生意,全都停掉。不論是大客戶還是街邊三兩個的童黨,一粒小丸也不能賣出去。福田從來也沒有見過文華如此決絕的模樣,畢竟這盤生意一旦開始了,只會源源不絕的製造、售出。最近也沒有緝毒組要有大行動的消息,怎麼如此突然就要停下這不斷運轉着的齒輪。


浩天的面容上也是充滿驚愕,難道是自己的臥底身份要被發現了,還是文華決定從良了,停掉這盤生意對浩天來說絕對是不利,畢竟堅持這臥底身份到現在的,是一顆想要親手把文華送進監獄的心。


福田和浩天猜來猜去,也猜不到文華原是為了一個他們都知道的人。為了章琳,文華甚至情願放棄自己一直視之如命的生意。


「可…文華哥,手頭上還有幾單上百萬,上千萬的生意,這樣停掉,就算我們這些老人家不吃不喝,手下的那些小孩們也是要吃飯的」

「總之停掉,直至我說可以做生意,除非我死了,或是你們敢反我」

「這…」

「明天開始,我不要再聽到任何質疑聲」


生意就被這樣停掉,那些熟客雖然不解,但是嘴上也說着了解文華的做法,就等待着生意重啟的那一天,可惜還是蝕了差不多上千萬的銀碼。製作工場也一直封塵,直至章琳真的狠心,去醫院打掉孩子的那一天。


雖知可能性比六月飛霜還要飄渺,可文華還是盼着章琳有回心轉意,親口告訴他要作父親的一天。


可惜沒有。

文華早就知道章琳的心,一直都繫在浩天身上,正是如此,他料到章琳在墮胎那天一定會找,也只會找浩天,早早就找了浩天陪他演一場戲。


浩天把那一句「如果我肚子裡的孩子是你的,我不會墮胎」如實的回稟着文華。


再痛的刀傷也不是沒有經歷過,不過這一刻他的心,像是被千把刀剮着。如果,孩子…


算了,一切都是自己心甘情願。


感受到空氣中彌漫着的哀愁,浩天找了個藉口,關門聲的回音在跟剩下文華一人的大龍鳳不斷迴盪着,直至一切寂靜。


瘀心的苦澀,在文華身上都化成了左眼滴落的淚珠,眼眶紅得起了血絲。連刀傷的疼痛都咬牙默默忍受的大男人,竟在這刻意外地落淚。


文華怎麼不是一個要強的人呢?由小嘍羅成為如今掌控整個市場、有着舉足輕重的地位已經可見。一直以來,就這樣在她的身邊靜靜的站着,可在風中站久了,難免會眼紅。


擦去眼角的溫度,走到關公像的面前跪下,恭恭敬敬的嗑了三個頭。


「求關公恕了這生靈的罪孽」

「求關公保佑那孩子,下次投胎到一個更好的人家」

「求關公保佑,章琳她,一定要平平安安的」


人流手術是全麻的,醒來後除了一陣刺鼻的消毒藥水味道,章琳只感到了輕微的腰酸,下床行走,也不是一件困難的事。


只是感覺上一刻,自己肚子裏還有着一個鮮活的生命,還能感受到生命的存在,這一刻彷彿是墮入了一個虛空,空蕩蕩的,心也不知該落在哪裏。不過是自己的選擇,又豈能後悔呢?


文華早就在家裏準備了牛肉羹,是說牛肉能補血,聽到開門聲,在廚房忙碌着的文華也特意走出來迎接剛歸家的她。


「怎麼這麼晚?是有什麼事嗎?」

「沒事,去做了一個身體檢查罷了,醫生說我血少」

「剛好做了牛肉羹,補血的,快點洗手過來吃,沒有下香菜,你要是喜歡我每天做給你吃」

「謝謝」

章琳微微的扯了扯嘴角,便轉身去了洗手間。


飯桌上又是回歸那日的冷淡隔閡,不過這一次,誰也沒有嘗試去打破。就這樣各懷心事,低垂着頭,沉默地品嚥着咸中帶甜的羹湯。


一晚的背對而眠。文華終究還是奈不住內心的酸楚,掀開被窩下了床,走出被月色揮灑的陽台,把手中的那根煙點燃,彌漫的煙霧似是要吐出內心無盡的哀愁。


感受到身邊的空虛,一直假裝熟睡的章琳也緩緩的睜開雙眸,眼底之色,絲絲縷縷均是由無措和心酸交織。


同一屋簷下,同是無眠的倆人。


隨後的日子,生意雖復常,可文華卻經常不露面,把一切交托給了心目中最能信任的福田。每天也都早早在廚房忙碌着,雞湯,枸杞的香氣時常飄逸於屋子四周。養好了章琳的身子,比一切都更重要。


晚秋的涼爽天氣,是最佳的品酒時刻。

不知她是從哪裏買來的葡萄酒,屬於文華的寬大睡袍裹着了她的身子,就這樣側躺在園子的長沙發上,看着月牙彎彎,若有所思地淺斟慢飲。緋紅的雙頰,雙眸中的一泓醉意,愜意之中又彷彿飄渺着一幕幕的哀憂。


文華才剛進家門,目光就已注視着在園子獨自酌嘗的她,連忙急步走到她面前,拿開了几上的僅剩下不足四分一的酒瓶。


「你回來了」

眼神中的迷離,微微上揚的嘴角,睡袍下的一切,都惹得文華呼吸開始變沉,目光中是一片深幽。


可不行,絕對不行。才剛過兩個月多許,她身子也不知養好沒有,絕對不可。


「你醉了,乖,我扶你上去睡覺好嗎」強忍着自己的本能,文華靠近章琳,打算把她一手扶起。


可不料,已被酒精醺得醉上頭的章琳被扶起後,直接撲入了文華的雙臂。


「你是不是在外面找女人了!怎麼連我這樣,也一點…一點意思也沒有!」


哭笑不得。


「近來多了很多雜亂的事情,你不是一直都不想聽這些的嗎?那我就沒有說了,我呢…有你一個便足夠了,怎敢去找其他女生啊」


聽到這樣的答覆,章琳雙手反而抱得更緊了。


「你說謊!你說謊!你一定是在外面有了其他女人!」


文華看着這一隻緊緊擁着自己的花栗鼠,嘴角也不自覺的上揚,任憑她嬉笑打鬧。


「章琳」

「嗯?」


思索過後,文華輕輕的推開了緊抱自己的她,拉開了一段距離。正當一陣無故的失落感要落於章琳心頭之時,文華的幾句話,把她的醉意也驅散了些許。


「我文華對天發誓,朗月明鑑,今生今世,都只會愛章琳一個,絕不生二心…這樣可以了嗎?」


章琳的一抹甜笑,總能驅散他心底的霧霾。


日子一日一日過去,在剩餘不多的日子中,文華依舊耐心的教導着這個小女孩自己做飯,陪她駕車上路,盡自己能力,為她應該要璀璨的未來,在這刻燃起多幾根的火柴。


她離港的那天,是文華親自送她到閘口的。閘外也是充滿着即將離別的友人,親人,愛人。

眼神不會說謊。文華望向章琳的目光,一絲一縷全都是由不捨堆砌而成。話說到嘴邊,卻又被壓回咽喉。

最終,他試圖用眼神說着”在我這裏,你永遠都會是被愛的那位”。

不知她是否能知道自己的心意,低垂的眼眸又是否只是思索着浩天的失約。


「是時候了,你快點進去吧,飛機不等人」

「知道了,你…好好照顧自己」

「你,也是」


閘門關上後,早已泛紅的眼眸忍不住眼淚的決堤,章琳還是禁不住內心情緒的紛湧,一切的一切,都終將在今天結束,自己也會迎來截然不同的錦繡前程。獲得如此的代價,不過只是虛無。


承蒙錯愛。


.

.

.

//其實,也不完全是一場戲。//

.

.

.

𝐄𝐧𝐝.


下篇《末章》𝐈𝐬 ðœð¨ð¦ð¢ð§ð â€¦

评论(8)

热度(72)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