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llera.🦋

Welcome to my fiesta.
IG @nav.illera_

末章<1>

[文華X章琳]破毒強人雙強/文章夫婦同人文

私設眾多 é‡å¯«åŠ‡ä¸­æ„Ÿæƒ…ç·š è‡³æ­»å‡ç„¡å…¥ç„ é›™æ­»HE

全文60K+ çˆ›æ–‡ç­† æ¥µOOC é›·è€…自行避雷

-

頹垣敗瓦 è‚‰è»€çµ‚將凋零 é•·åŸ‹æ³¥ä¸‹å†ç”ŸèŠ±

-

原以為一個被判無期徒刑的毒梟和自己,今生今世也再無相見的機會,以三百萬泯去過往的恩仇,兩人的緣份也會在這個折點自此分道揚鑣,她切想繼續在中環這繁華的名利場向上爭競,他在維港的另一邊,或許會敗落在一個無人知曉的角落。


但又豈知世事難料,三百萬對一隻毒蠍子來說,根本只是皮毛。重構油尖旺這整個毒品市場,才是他在人生中唯一的選擇,也是命定的路。


粉碎的擋風玻璃,蜘蛛網般的裂痕好比作她那在心底蔓延不止的無奈。


十多年前的初遇,也是因為粉碎的車窗。她又怎會不知道文華的做法代表着什麼呢?不就只是想以這樣告訴她,困果循環,以往是她找上文華,如今在這剩餘不多的日子,也該填上那欠下的債。


三百萬,也許對其他只剩三百多日命的其他癌末病人而言,是滿足的。但對文華,這骨血裏都流淌着那想要拼砌毒品世界的意欲,只會想在這場粉末堆疊的遊戲中,贏得更多的掌聲。


就這樣看着三百萬的鈔票猶如飛花般被撒落於地,這一刻也不知道是該心痛自己的車,還是無奈自己又惹上了如此的麻煩。都只剩下不知有沒有一年的時間,這樣妄意而行,讓章琳原本已經充滿燈紅酒綠的日子,更添上了一抹灰色的霧霾。畢竟,文華這人,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命運的齒輪不斷重複的運轉着,越來越多的齒輪加入,被牽動,就造就了更多的罪孽。


為了名利,為可以為自己帶來安全感的金錢,章琳可以放棄自己以往一路以來的底線。以這些粉末,這些帶着夢幻色彩的小丸緊緊的束縛着這一個又一個有着無限資源的客戶。她討厭毒品,但又不得不倚賴。


遊走在這現世巴比倫,總是會有一些意料之外。


內心止不住的焦慮,生怕出了人命的禍,若是真的暴露於法律底下,整個用血與汗熬出來的事業生涯,除了毁於一旦,牢獄之災也是逃不過。


自己闖出來的禍,這樣的情況還是第一遭,Michael就這樣躺在冰冷的地板,還在跳動脈搏穩了穩她那焦躁的心。心裏充斥着不能害了自己的客戶的想法,把大家都散走,大腦不斷整理着有何解決方法。


眼前最終浮現的,是自己最不想見到的他。

但也只有他,文華。

大毒梟肯定有解決方法的。


他果真第一時間便趕來了,就如十多年前,自己有什麼事,他也如此。小至自己學做飯燙到手,大至自己吃了不乾淨的芝士蛋糕,半夜三更發高燒,又是上吐又是下瀉,都是他,也只有他,拋下一切手頭上的事,匆匆趕來自己身邊。


寒得蝕骨的冰水,一點一點的把理智拉回。


「謝謝你」


音節撞入思緒,表面的道謝,是特意拉開距離的疏離感。


送走Michael後,心頭上的重壓放下了大半,也是時候去處理剩下的瑣事。腳步悠悠的踱走到擁着維港夜景的陽台,晚秋的涼意拂過沒有被衣領包圍的髮絲和耳尖。


連章琳自己也沒有留意到虎口的割破,在遞出名片的一瞬,是文華率先提出,自己才後知後覺那已經被凝固的血覆蓋着,但仍帶一絲灼痛的傷口。


收下卡片後,文華仍是沒有收回自己停留在章琳手的動作,默默低着頭凝視着血褐色的傷口,無奈的扯了扯嘴角的弧度,輕捏了捏慢慢回溫的手心。


「怎麼還是這樣,有急救包嗎」


此刻章琳的大腦像是被擊成漿糊,昏昏噩噩的,不知所措。往吧台的方向指了指,就感覺到自己被文華緊緊的牽着,似是生怕自己跟丟了。


「嘶—」


消毒酒精的刺痛感過後是一陣微微的暖風,痛感也漸隨着風向,揮發在這一片夜黑。


但思緒也像是不能自控的,飄忽至十多年前那因一件芝士蛋糕而造成的鬧劇。


一個雨夜,那時只有二十出頭的章琳又怎會料到,只不過是自己中午吃了一件平凡的芝士蛋糕,製作過程中出了不知道什麼差錯,會落得一個如此混亂的下場。


就算螢幕中的電影情節有多吸引,也分散不了章琳對自己胃裏翻江倒海的注意,本想着就或許只是普通的胃痛,可額頭上冷汗似乎是想警戒着單純的她。


家裏所有的止痛藥也起不了效,在疼得昏睡過去時,依稀記得自己是蜷縮躺在沙發上,手機撥出的是給文華的電話。


然後就是濕冷的懷抱,焦急的呼喚。


再睜眼,是如釋重負的他。眉眼舒展了,那本與英俊談不上關係的面容也突然生出了一絲明目。


吊在床邊的點滴證明時間也如常地在流逝,但不知何解,那時的她,卻想把時日定格在那憂心的神色。


「好了,下次小心點」


曈孔瞬間對焦上眼前的他,呆滯的點了點頭,依舊的坐在高腳椅上,看着大門的關上。


回過神來,維港對岸投射進來的燈光也確實暗淡了些許,時候不早,把房間的每一遭再檢查有否剩下粉末和夢幻小丸,疲乏的身子也僅能支撐她走進家門。


連每日必須的睡前紅酒也懶得打開,把手袋和外套扔在地上的隨意角落,還是很有原則的,只是攤在沙發上,帶着莫名的酸楚,沉沉的進入與往常那漆黑一片的世界。


只是耳邊不斷迴盪着,在自己失神之際,文華跟自己提起想要重構那罪惡的世界。


毒蠍子啊毒蠍子,本性怎能被輕易的十年清刷,毒液就只會無盡地滋生,直至滲透周遭的每一處。時日無多,那麼人生固然就要盡興,只不過想要盡興的代價,是賭上整個市場。


另一邊的文華,卻收到了一個尤其驚異的訊息。


一遍一遍地重複月落星沉,文華把那手中的血污處理好後,也是時候把內心一直宏想的願景,從頭建構。而章琳欠下自己的人情,也應為自己這大計填補上缺口。


望向門的方向,視線的水平剛好迎上了藍色衣袖下的半癒傷口。


「居然這麼巧,你也來這裏吃飯」


可她的第一眼卻看到了桌上的紅酒。腦海中閃過文華之後似是有說過不喝酒的話語,結果那始料未及的一句關心,都使得內心盤算着如何向章琳講述大計的他,把那想要說出的話全都咽回肚子裏。


他倒是沒有選擇正面回答她那句關心,把視線放回桌上,散發着馥郁葡萄香氣的那抹魅紅,默默的拿起醒酒瓶,將另一個本無色的酒杯染上渾濁的香醇。


「有話就說,我有同事在外面等我」


聽到這句,文華是立馬放下酒杯,徑直朝她拋出了自己的合作邀約,他可不想多費無謂的一兩秒醞釀情景,而喪失了這可貴的機會。她的下一句說話,卻讓文華有點摸不着頭腦。暗地裏觸碰法律的底線,僅是文華親眼所見,親耳所聞也不下三次,自己有她的把柄在手,或許一向倔強的她也願意屈服。


事總不如人願,聽到她說要還自己一千萬,撇清自己與她的一切,也只感到她的天真。知道她喜歡錢,若不是這樣,當年那二十出頭的少女,也不會倚上自己。但為何她又對利益的敏感度如此圓鈍,若然能有天時地利人和的配合,這一千萬,倍大成十億也不是絕無可能。文華也對自己的身體狀況也清楚,她想要錢,而他想要的只是那種遊戲盡在掌握,想要滿足自己的控制慾,這場合作在自己的設想中,也只會是雙贏局面。


十億作誘,抹去那堆已化成褐紅色的陳年舊事,以一種搭檔的關係開啟新的一段路,但結果仍是不願踏進這迷霧。灰黑的霧霾重重,這淌渾水,她雖深知風險越大回報越高這通俗的道理,但若與毒梟扯上明面上,還是暗地裏的關係,也會為自己在中環這名利場上,染上一股會如病毒般蔓延,無法褪去的墨色。


「但是你覺得我會走回頭路嗎?」

「你會」「我不會」


明言拒絕,但以表禮貌,她還是抿了一口略帶冰冷的酒,醇厚的葡萄餘韻在唇齒間徘徊,也如同腦海中,文華對自己的邀約一般。


拋下一句謝謝,和僅遺下一個冷清的背影。


文華一句挽留的遊說也沒有說出口,命已將盡總是會有特離奇的直覺,他是堅信,這喜歡金錢喜歡得天真的她,終是會落入這場遊戲。


新換的淺棕色窗簾容許微光逃進房內,投在冷冰冰的大理石地板,可無情的冷氣還是吧這一絲的溫度驅逐。推開窗簾,迎面而來的不是陽光的沐浴,而是一隻黑鴉,就直接撞上了緊閉的玻璃窗,把那殘餘的睡意驅褪得一點不剩。


窗外的黑鴉,屍體在掉下深淵前,頸項是一種極為扭曲的角度,這才剛踏進七時多許,就已經遇上如此詭異的預警。


黑色的氣場,一直都彌漫在章琳的周遭,渾身不自在的感覺,在奔馳着回到Adam&co.的路程上,原本舒適的座椅,也生出一份不知從哪裏而來的侷促。


果然,一切異感都是上天對自己的預示。天真的她又何曾想到一句說話,自己一直信任的kk,會如此突然的與自己撕破面。可她也沒有時間去感嘆自己的愚昧,後悔不過一瞬,眼下最要緊的還是把問題解決。


文華看着突然亮起的手機屏幕,心中的盤算已經有了著落。


急急趕趕的來到她給予自己的地址,是上一次救人的酒店。服務式住宅對文華來說,會有一種壓迫,強迫拘謹的感覺。


看着訊息上的門號,確認眼前的數字無誤後,有着些許忐忑的文華按下了門鈴。不過三秒,一身墨黑絲質配搭的她出來應門。章琳那焦急的神情,在看到文華後有一絲的舒坦。墨鏡被隨便的拋在餐桌,深啡色的皮草也被堆在沙發的角落。


文華坐在沙發上,打量着周遭的一切。華貴的裝潢,也的確符合章琳如今的氣場。翻出久未用過的杯子,倒出一杯熱茶,燙水的觸感也只使她此刻的心情更焦躁不安,快步的走回沙發旁,便開門見山說出自己的目的。


「我就直接說了,之前提的合作,也未嘗不可。不過,條件是,我們以往的關係,明面上必須抹去,不許再提,而且,先解決這個問題,再論合作也未遲」

「什麼問題?」

「Adam & co.現任董事總經理,任謹強」

「知道了,今早的事」

「我想你,以你擅長的方法去處理,事成之後,你想賺多少的錢也不是問題」

「好」

「合作愉快」


眼見章琳舉起了手邊的酒杯,自己眼下也只有一個乘着熱茶的杯子,這種以茶代酒的舉杯,倒是成為了文華今夜不自覺回味的一刻。


章琳這是關心自己嗎?也許是自己多想了。


清洌的茶香沁入咽頭,茶甘化成抿茶後的一抹微笑。也不知文華是為自己的直覺靈驗,還是欣喜着能獲得如今這一刻的共處。


送走文華後,按滅了房間內的亮光,章琳當初挑選這間酒店的原因就是因為隔音的良好,所以每晚剩下的都只是安詳的寂靜。但今晚,環境雖寂靜,章琳的思緒卻停止不了喧鬧。


眼見還有時間,躺回偌大的床上,周遭的一切柔軟都包裹着自己,緊閉着雙眼,可臉上的表情仍是心神不定的表現。腦海中似有兩個意識,不斷爭論,到底自己的選擇是對或錯。宛如一場辯論,正反都有着合理的理據,這選擇裏,沒有一個正確的答案,只是眼下,她選擇了這個充滿迷霧的路途。


想着想着,意識竟回溯至自己的往事。


章琳怎能不討厭毒品。童稚時,最想依賴的母親,是因為毒品而拋下自己,而對自己不聞不問,但是作為經濟支柱的父親,更是被自己親眼發現那冰冷的屍體。


父親旁邊的針,成為了她那時內心最反感的事。


這樣的打擊,無疑是擊潰了當年仍在學業上奮鬥的章琳。滿江紅的分數,使得父親的喪事辦好後,便壯起膽子,尋到自己名義上的殺親仇人。畢竟自己像是被世界拋棄,孤身一人的她,也沒有什麼牽掛可以後怕。


成功失敗的機率五五開,反正當時還沒有接觸統計學那些知識的她是這樣想的。銅板是翻到了正面,她成功的接近了文華,為了自己的前途,那一堆一堆的鈔票,也值得她直面讓自己有着些許厭惡的他。幸好,在自己面前,他也不會談論自己的那些江湖事,甚至曾有幾刻,她就只覺得他們就只是尋常的一對。


錯覺只是錯覺,幾刻的柔情怎能掩蓋逢場作戲的事實。縱使文華對自己的好,章琳都看在眼裏,當每一次的接觸,腦海中都會響起那警覺的厭惡。


作為被圈養的金絲雀,章琳在離開學校後,也沒有接觸到多少昔日的同窗們。生活裏也只是充滿着文華,讀書進修,或就只是在家搗鼓一些屬於少女的小玩意。


而文華的身邊人,章琳只認識鄭福田和葉浩天。鄭福田總是跟在文華身邊,而葉浩天,是文華派來保護自己的。在章琳眼中,葉浩天不似文華般,有着一股不知道如何訴說的江湖味,他就只是一個與毒品沒有多大關係的男孩,與自己差不多年紀,有着很多趣味的小點子,舒服的相處,久而久之,在章琳心底,無疑泛起了一絲絲的波瀾。


自少沒有試過被愛的她,學懂愛的方式,就只能以自己想被對待的模樣,對待自己執着的他。而且文華又不會對自己的關係有過多的干涉,葉浩天成為章琳的感情寄托也不過是當然的事。


有着文華這座金靠山,相處時間長了,章琳也只覺得理所當然。由一開始的小心翼翼,到如今只要章琳一撒嬌,文華便會盡自己所能,把她想要的,全都放在她眼前。這樣的好日子,終是會有盡頭。除了毒品帶來的禍害,社會的殘酷也為當時孤身一人在美國實習,依舊帶着一份青澀的章琳上了沉重的一課。


眼見着與自己同期入職的實習生,不足一月,贏進了整間投行的愛戴,前路看起來根本就是一帆風順。反觀自己無論多努力也好,也只會作為被比較的對象,所有的好差事也不會臨到自己頭上,入職近一個月也沒有多少實戰的經驗,頂多的也只是站在前輩們的身旁,奉上被差派去沖調的熱巧克力。


教授們喜歡乖巧的學生,可出了校門,大家都明顯更喜歡那些玩得花的同事。不是章琳沒有能力,而是欠缺了一些外在的輔助,就正如自己一直討厭的針管和彩色小丸。


本想着文華入了獄,自己也無需再與這些眼中齷齪的事物扯上關係,不料,自己的宏願,也需要着這些自己不齒的東西去達成。


繁華的背後,都是由一磚一瓦的罪惡堆砌而成。要在這墮落的現世找到一條光明的出路,總會染上一些無可避免的灰污。


果然,轉了一個新環境,是更大更有前景的投行,照板煮碗以那個同期的實習生為藍本,加上自己的努力,畢業前的她,已惹得各大投行對自己拋出橄欖枝。


她還是選擇,回到自己土生土長的地方。至少在這裏,可以找到那份微弱的歸屬感。


習慣以這種手法去達到自己的目的,沉淪在這現世巴比倫。可如今的入局,身份由買家變成了賣家,也帶有一絲後怕,畢竟若有差錯,自己建立的一切都會化成粉末。


但眼下也只有這個解決方法。鋌而走險,追求更大的利益,本就是她的行事作風。


也許是年事已高,KK這隻老狐狸,也會被自己一開始背刺章琳的局而被反噬。毫不猶豫的𠝹傷自己的手,神經所傳遞而感知的痛覺,這一次的反攻,必然是成功的。


眼見着KK接通總公司的電話,計劃得逞的笑容浮上面容,眉眼之間再也掩蓋不住那深沉的欣忭。


本來是想看看手機螢幕上的時間,怎料底下的通知欄彈出了一則訊息。而且,是來自章琳的訊息。


“謝謝你”


大事已成,塵埃落定,怎會睡得不安穩。


章琳上任Adam&co.董事總經理的通知一出,通知介面立刻彈出各棵牆頭草的恭賀,當中也包括着與自己不和的Cyrus。


把討厭鬼踩在腳下的感覺,毫無疑問是愜意舒心,爽樂之間,也有生出一絲優越的感覺。那麼,當然就要挑一身喜慶的紅色,慶祝自己,終於踏上夢寐以求的高峰。不知今次又要在這個位置停留多久,才能踏進美國總公司的大門,坐在權力的中心。


香檳的金色,也不夠真金的色澤吸引。

金錢的確比人類更值得信任,畢竟金錢是死物,沒有自己情感,沒有自己意識的東西,怎會如人心般難測。獲得金錢,是要靠努力和手段,但贏得人心,除了實力和計謀,天時和地利,更多的是各懷鬼胎。磨練出來的話術,是新官上任,平定眾人的小手段。游刃有餘的氣場,維持着了表面的團結,但一切都是未知之數。比起人心,實實在在的金錢不比這有安全感嗎?


晚上所約的大客戶,也別無他人,正是文華。靜謐的黑夜,微風繚繞於耳畔,章琳的一頭曲髮也被柔柔的繞起,又隨着風的離開而放下。


走近文華身旁,他余光中也許是瞟到了自己身影,待自己與他並肩之時,他已不知從何時從口袋裏掏出一包淺棕色的致幻物,還不忘”貼心”的留下一句「你以後每個星期,都可以繼續開派對了」


合夥人的關係,章琳也不知道是要心安還是怯惆,不過至少這一刻,往後自己需要維繫客戶的那些貨源,也有着落,或許再也不會出現上次口吐白沫的驚慌場面。


先小人後君子,想要構建的王國是重新掌控整個遊戲,即使是有期限的合作,當然也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有多少個人參與到這場遊戲,又有多少人想從中獲利,甚至在掌舵人大限已至後接手,人性的貪婪總會促使這場遊戲的繼續,可章琳還是太天真。


也沒想到文華想要拉徐安樂入伙。一個家底清白的外賣員,也不過是活在社會的基層,有什麼原因會要他踏進這條一去不復返的灰途。際別十年,她此刻也對眼前人的謀略抱有一絲質疑。做偏門生意的,有哪個不是鋌而走險,講求的也只能是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撇除單純的信任,徐安樂沒有權勢,沒有野心,懵懂且清白,恐怕只會成為拖油瓶。可文華也真的對這位二十出頭的青年抱有很大的信心,甚至坦白這盤棋局只需要他們三個人構成。


見眼前人如此言之鑿鑿,章琳也不好將心中的質疑托出。從利益角度來看,文華剩下的日子,一直在倒數着,這場遊戲,也不知何時會落幕,抱持一個互相利用的心態,她是想在這短時間,力所能及裏賺到最多的錢。而如今要加入一個面目單純,但又帶迷霧的徐安樂,只為這場棋局,添加更多未知之數。


訊息提示音的響起,也驚擾了章琳的思緒。眼下沒空閑去記掛,去爭論徐安樂的加入與否,人命關天,跑車的奔馳聲劃破了這黯夜的寂靜。文華拿着手機的手不斷提起又放下,眉頭緊皺而流露出的着急憂慮,使身旁正在驅馳着但也不怎麼專心駕車,眼角下意識瞟向文華的她明瞭到,今晚注定是不能平靜,且帶上幾許血腥。


章琳應了文華的要求,把他載到了漁夫吧,縱使她不知他有何計謀,但也不好用自己合夥人的身份過問他的江湖私事。


「回家小心」


這是文華下車前,對章琳說的最後一句。自己的肩被輕輕拍了拍,再眨眼,便是緊閉的車窗外那一抹臨別的微笑。


失神片刻,目送着他的身影離開,章琳也留意到了鎖屏上亮着的時間,時候也不早,不關自己的事情也該省得費心。


柔軟的被窩,再次包裹着她。

睡得舒坦,鬧鐘的嘈吵也影響不了好心情。

成功之道,就在乎於章琳自身的自律。陽光透過白紗擁照着她,抬眸是一遍的清澈舒坦,淺淡地提了提嘴角,湛藍如洗的天氣也能照亮人心。


華貴的皮草,精緻的耳環,將這份好心情顯然得淋漓盡致。嗜財如命,固然三步不離工作,如今更有着一個賺錢的新門路,又豈能鬆懈。


不過這份舒心的氛圍,很快就會被不速之客,或說得有意境點,一位故人,而擊碎。


葉浩天的突然到訪,或多或少也使章琳有幾許的措手不及。


「好久不見」


這一大早就如此衝擊,章琳心底那份一直隱藏的固執,又開始浮於舉止。畢竟,葉浩天可算是她年少時的執念。以他倆如今的身份,再次的重逢,說是敘舊,也不完全是。更多的,是正道的執法者在勸諫被假定有罪的她。


嘗試以冰冰冷冷的語氣掩蓋着內心那不知名的一股暖熱,奈何葉浩天才剛把那白色的沙發坐暖了些許,此次見面的本意,就先被章琳骨子裏的多疑看透。果然,多一分的溫度也不行,查案的本意就像冷水一般,徑直地朝章琳的思緒倒下。


那本有的暖熱,隨之被翻湧而來的不忿淹沒。故人相見,原想着即使沒有好的結尾,也不至於開頭也充滿了火藥味。一早上就被懷疑自己是罪人,目送着葉浩天的眼光自然也佈滿着冷淡和疏離,細察下還有幾許藏於深處的怒意。


少時不得之物,終將困其一生。十多年前的執念還沒有完全放下,眼見如今的葉浩天,渾身上下都透着一般肅沙之氣,縱使與昔日,那少不更事,總是透着一般精靈勁的他,有着天淵之別,也使得章琳內心,有着是被碎石投擲,而瞬間泛起的漣漪。


這是愛的方式,至少章琳曾經這樣認為過。

勇敢去追求,但可惜最後結果強差人意,不僅賠掉了本金,還有一大串後續的利息需要慢慢抽離。


那一句老朋友,還真的是在慪氣。

看着屏幕裏,向上升的圖像,也提不起一點的興趣。


當平靜的生活被擊破,破碎的琉璃也需要重熔,重塑。但怎麼,這玻璃還沒有冷卻好,就迎來了再一次的打擊。


馬不停蹄的工作,應了文華的托,親自去了世代物流與那裏的老板商討,可每一次的嘗試,通通都被冷漠拒絕。一開始還是帶禮貌的拒絕,之後幾次的到訪,顧先生都不耐煩的直接坦白,利益充斥的世界,章琳提出的價錢,也不足以滿足顧先生眼中的欲。不過幸好,身經多戰,水過石澗也總留痕,只要有資本,多用一些小手段也不為過。


事實終究也值得章琳臉上帶着那囂張的笑臉。文華的一通電話,章琳胸有成竹的把安樂邀來,可打開房門,只有潔白的沙發和架子上黃黃綠綠的酒瓶,文華似是憑空消失。明明說已經到了,一種不詳的氛圍,盤旋在這二人之間,靜謐之中,微弱的潺潺水聲在洗手間裏傳出,尤其顯眼。


不斷拍門且帶焦急的呼喊,蓋過了對世代物流那收購的着緊。不知何解,也許是出於合夥人,又或是其他情緒的沉積,章琳是不期望文華在此刻有什麼意外。


看見開門後的身影,憂心的眼眸才迎來了舒展。

可她沒想到的,是文華仍能捕捉到她舉止下的心有餘悸。算了,也免得在這成功的日子,坦白自己的病情,惹得大家瞬間跌落肅清,編出謊言,也不過是能理解的善意。


「你真的沒事?」


她那眉眸之間,又開始堆積起了擔憂,可就算他知道,作為合作夥伴之間,坦誠是必須的元素,也是根本,他也無從把自己糟心的病情說下去。也唯有轉身走向安樂,打破這僵局。


接下來是默契般的說服安樂,夫唱婦隨,香檳都已經塞到手裏,安樂也唯有灌下手中的金黃。畢竟錢,誰會不喜歡?作為被一席話洗腦的利己主義者,利益放在自己眼前,不把這餅吞了,以後後悔也只成追憶,雖則帶着恐懼難免,但構成這新遊戲的鐵三角,如今也終得完滿。


放下酒杯那一刻的對視,章琳不知何解探到了一絲的滾燙,不足三秒,一種蘇麻感在神經內穿梭着,內心深處也不自知地生出了不能言狀的異樣,也隱約地感受到耳尖的微熱。後來,送走安樂後,文華不過是在收拾酒杯之時輕觸到章琳的手背,她也匆匆的縮手,是一個連文華也弄不清的狀況。


章琳啊,怎麼還像那個十多年前的小女孩般。


成功的感覺,蔓延四周,多日也總盤旋於身。似是一瓣薄荷,在心底化開。不過這份高興,也只能是暗自的喜悅,不能宣之於口,那就倒不如去享受一餐美味去慶祝今次的成功。


但正當她開始沉浸在這滿斥壓力,又帶過癮快感的氛圍,丁若寧的到訪,又把這剛生的逸意打沉於海底。


怎麼又是關於葉浩天的問題。看着碟子上仍冒熱氣的七分熟牛排,也瞬間失去食欲。


還偏偏,勾起那不願回首的往事。本來傷口早已癒合,但丁若寧這寥寥幾句,又重新揭起了那疤痕。極力把再次染紅的痛處掩蓋,雙目中那事過景遷,毫不在意,話句中帶着諷刺的表象,都是防着腦海中不斷浮現的那黑白屏幕中,雛具人形的畫面。


脫口而出的謊言,是欲把丁若寧給蒙騙過去,連帶自己也要深陷進這個由想像堆積的漩渦。或許這樣,章琳那猶如被荊棘纏繞絞着的心,痛感也會減退些許。


但丁若寧的一語道破,也把章琳的最後防線擊潰。


是如何回到家的,章琳的思緒也模糊。

酒瓶的木塞被隨意扔在某處,杯邊的暗紅甘釀也因她手的搖晃的幅度而有着凹凸不平的波面。傳出去的訊息,遲遲等不到心中期望迴響,其實早已知他無情,但一腔執念換來等不到的人,灰調的沙發也正好映襯出內心的感受。


丁若寧不愧是警察,僅僅是第一次見面,對視的幾𣊬,就透透的把章琳的心事盡數窺破。


在人前,以前途為藉口,表面是為了自己未來而放棄腹中那節外生的枝,可僅有一張的黑白照,通通包括了章琳對那素未謀面的骨肉所有的情感。


若然孩子是浩天的,至少那個與自己流着相同血液的他,又或是她,可以擁有一個比較清白的背景,而章琳自己,自幼缺失母愛,又怎能認為自己有能力去愛一個,沒有愛情基礎下而誕的意外。渴望一個可以帶來安全感的家,可不適合的人,不匹配的時間,唯一能做的選擇只有瞞下這事,強裝無事,迫使自己的眼眸中充斥着是堅強,不能在人前落下任何一閃的淚光。


怎麼沒有憧憬過呢?她可是夢到過那被自己扼殺的骨肉無數次。暖陽普照,看着那幻想中,頭頂上梳着兩個丸子的小女孩在油綠的草地上自由的奔跑着,捧着一堆不知從哪裏摘回來的小雛菊,說是要送給媽媽,因為小雛菊的花語,正是自在和快樂,小女孩希望自己的媽媽,可以恣心所欲,替自己快樂地感受這個她未曾見過的世界。


但每一次的夢境,心內那溫暖的餘溫都會被一覺醒來的清冷撞得稀碎。


不讓這嬰孩來到世上,體驗自己所體驗過的悲劇,是當日的章琳,唯一的選擇。酒入愁腸,記掛的心在酒精的薰陶下,有如筆墨落紙般漸變濃變密。


憂思是解不了,哀愁或亦有點。可門鈴卻久違的響起,沉醉於醉氣的章琳也瞬間被這聲突然,從幻境中抽離。


是文華。


-

𝐓𝐛𝐜…


//


(三天後見了啦(о´âˆ€`о))

评论(6)

热度(38)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