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llera.🦋

Welcome to my fiesta.
IG @nav.illera_

末章<2>

[文華X章琳]破毒強人雙強/文章夫婦同人文

私設眾多 é‡å¯«åŠ‡ä¸­æ„Ÿæƒ…ç·š è‡³æ­»å‡ç„¡å…¥ç„ é›™æ­»HE

全文60K+ çˆ›æ–‡ç­† æ¥µOOC é›·è€…自行避雷

-

頹垣敗瓦 è‚‰è»€çµ‚將凋零 é•·åŸ‹æ³¥ä¸‹å†ç”ŸèŠ±ã€‚

-

期待的落差,叫章琳如何再隱藏目光中的疲沓和失落。即使文華大男人一個,不怎麼懂得共情,此刻也能輕易看穿她的心情。


再一次坐在沙發上面,又是同一隻杯子,但是今次沒有焦躁的步伐,只有着疲憊不堪的身影,甚至一個不太真實的呵欠。眼見自己坐暖了的沙發被佔了,睡意在腦中翻滾着的感覺使章琳愣了分神,才繞到另一邊的單人沙發,直接整個人倒了進去。文華意識到自己這是佔了她的座,伴隨而來的是一股尷尬。


「這麼晚上來,是有什麼事嗎」不出所料,語氣中帶着的倦意,令文華趕忙從袋子抽出一封摺好的信遞給章琳。


投入眼眸的是十三個電郵地址,眼見章琳的眼皮也漸沉重,文華也直接開門見山,提出自己的想法。一番解釋下,她眼神中也漸漸泛起了光,終於是明白了為何文華早幾天曾對自己說過要開個網站,原來就是想要以現今的模式,重操過往的遊戲玩法,又加添一點新意。


書中的養份,全都成為了毒蠍子的肉食,把文華的想法灌溉得樹大葉茂,連細節都也盤根錯節,競投除了能把所得利益滾得更大,推得更高之餘,利用網絡的錯綜複雜,更保障了合夥人們的安全,畢竟自己死後,他們的命還長着呢。


十年後的再遇,原以為作為合夥人,也需要一定的時間去磨合,但這不長也不短的時光中,她明顯也再不是當年二十出頭的小女孩。對於文華提出那抽象的想法,也只是思索片刻,就能契合上。


眼前這深謀遠慮的過氣毒梟,能找上自己,必然是因為自己的特長,利用股票市場把錢洗得乾乾淨淨,確實是新穎的想法。


「叻—」


也許是一大堆想法的梳理除了勞煩到大腦,也令剛才根本沒有什麼食慾,只是吃了兩口的牛扒,便開始一杯接一杯地把酒灌下愁腸的她,來勢洶洶的飢餓感觸發了幾聲不合時宜的怪聲。


一種糟糕的尷尬感,這裏只有章琳自己和文華,這幾聲的猝不及防,眸中僅餘的睡意也瞬間被驅趕全無。


「吃夜宵嗎?我也餓了」


文華,你怎麼這麼會給人下台階呢?淡淡然的一句,掃除了空氣中的尷尬,也顧全了章琳想要一直在人前表現得完美的面子。


「可以」

「我煮,你也可以嗎?」

「嗯,不過不吃茄子」

「我記得的」


我記得的。開放式的廚房傳來了冰箱的翻找聲,菜板上的幾聲清脆利落和那滾油在鍋裏沸騰的嘈雜,也不能把章琳從這句說話的餘韻中拉出來。


他記得的,何解要記得,又為何在這時,彈出這一句令自己似要深陷泥沼的話。


出不去,這個圓,出不去。


別過臉,看向不遠處的忙碌身影,不知何解有一種,橫越時空長廊的既視感,像是回到了那兩年多的時光,但那說不明也道不破的隔閡,沉如巨礫般,挪動需費力不說,成功與否,也是一題奧妙。


想不到章琳這個存貨不多的冰箱,文華還可以翻出一道肉末蒸蛋,還可以湊出一鍋羅宋湯。


「這都差不多半夜了,還有飯吃啊…會不會胖啊」

「這一餐半餐無所謂的,你怕什麼呢,你又不胖」

「胖是真胖了不少,看來真要減一下了」

「不如這樣吧,若有下次我再上來,給你這冰箱添些好貨」


下次,何時是下次,且,會有下次嗎?


氣氛停滯了片刻,章琳才緩緩把手上的將近清空的碗筷放下,手托着頭,盯着眼前仍在低頭把飯粒送到嘴邊的文華。


「毒梟除了粉末和小丸,買菜也行啊」

「盡力滿足合夥人,不是一個合格的毒梟應該要做的嗎?」


也找不到下一句去反駁,唇角弧度微微揚起,聲線倒是沉了幾分。是一句只足夠他倆聽到的「好啊,就看你下次買什麼了」


把碗筷放到洗碗機,再也支撐不住的眼皮督促章琳要趕忙去會周公,畢竟明天還要打足精神,和新上任的安樂去世代物流的倉庫去見那些員工,說一些客套話,如今的這份疲倦也不容章琳再記掛今晚那一堆令自己淚湧鼻酸的話。拋下幾句,叫文華記得按開那洗碗機,走之前記得把燈關了,一堆的叮嚀過後,便繞回了那柔軟如雲的床塌,在被褥的環抱下,合上那疲沓的雙目。


章琳的囑咐,文華在依次檢查一項不落後,輕手輕腳踱到沙發,打算拿回自己袋子之時,余光中掃到因勞累而沒有被關掉的床頭燈。走近的那幾步,一粒聲響也沒有,看着她因亮光而要皺起眉頭的模樣,這般真實的她,讓他有一刻的分神。


匆匆把燈關掉,踏出大門,文華方從剛才如夢一般的幻境抽離。


一夜無夢,是最理想的睡眠質素,睡得安穩踏實,也許是對心神折磨後的犒嘗。雋華書局的那位,便沒有這麼好運了。回書局的半途上,本只是隱隱作痛的頸脖,不知為何突然如瘋長的荊棘,刺痛着整個後腦。早幾日的檢查結果,是癌細胞早已擴散到腦部,但也沒有預算過,疼痛,會如此突然襲來。


連眼眶都在發燙的痛,僅能半睜的雙眼,加上昏黃路燈的無效映照下,找不到止痛藥,只能強撐意志。強烈且刁蠻的痛感如冤魂索命,煙花般此起彼落,一瞬鬆懈也絕無。


這盤剛開始的棋局,未入高潮,就已經以分秒在計算着時日。但想要在離開前,再體驗一次兵捉賊,抓不到自己,一群小兵那徒勞無功的吃癟模樣,至少如今的文華,是這樣想的。


流雲緩動,太陽東掛,冬日的寒意挾帶在刺冷的風中。不能讓心情影響正事,這是章琳的工作態度,無論有什麼糟心事,也不能耽誤錢向自己漂來的速度。


「你們的年終獎金,將會比以前多一個月」工人和資本永遠都脫離不了關係。只要有更高的薪金,配搭上幾句拉攏人心的話術,還怕工人們不服新官上任?


眼見着會議室的大家都簽好了合約,章琳不知何解而懸着的心,也終得放下。但一旁的安樂那清澈的眼神中,還是充滿着不知所措。員工通通有序的離場,會議室就剩下他們三人,章琳本想打電話告訴文華,交給自己的任務他們也完成得圓滿,只不過電話打了兩次,兩次都只有傳來冷漠的留言信箱。


林可兒果然是記者,連文華去了醫院也知道。衝上來便是一堆富含記者色彩的關心。老蠍子擅長謊話連篇,癌細胞沒有再擴散,其他指數也很正常這兩句,他倒是也想。荊棘般瘋長的蔓延,也許是報應,過氣毒皇一直引以為傲的腦袋,看起來不出多久,也會遭到癌細胞的侵佔。


依舊堅持不做手術,也是希望在這場煎熬中,快點得到解脫,這場兵捉賊的遊戲,就當是苦痛中的止痛劑。大腦對於勝利的感覺,可生出一份愉悅,分神那漸頻仍的痛。


阿穎的青澀,彷彿看見了當初見習時,同樣緊張的自己。沒有怎樣經歷過被前輩們以禮相待的章琳,如今的這份溫柔以待,不過出於一份淋過雨,也想為別人撐傘的想法。安樂接阿穎下班,這何嘗不是當初自己憧憬的日子,勞累的一天過後,有一個人讓自己靜靜的依偎。自己此刻羽翼早已豐長,也終有能力,彌補那刻的圓缺。


內心才剛添上一點暖意,但怎麼又在這不對的時機遇上討厭鬼,且又是直呼自己的名字。


氣氛一下子變得緊張。Cyrus的各種小動作,無一不是因為不服氣,為了想踢走自己。也只覺得煩心,又恐怕自己與文華安樂的灰色合作被這工於心計的鼠輩發現。還不死心繼續的追問下去,章琳也懶得廢話,一句客戶私隱回絕,一刻鐘也不多留。


縱使太陽的餘暉散盡,不夜城的五光十色依舊在照亮。中環那些商業大廈密密麻麻的燈光是香港的常態,那麼對面岸的人煙熙攘是香港人的生態。


三個大人一個小女孩眾在一桌,邊吃火鍋邊訴說着各自生活中的趣事,可突如其來的一通電話,在文華的思緒中染上了另外三人都看不見的一抹鴉黑。成大事者,緒淡如水,波瀾不驚。但也沒想到他們的這次計謀,杜飛的一段錄音,會徹底把這件事困進死局。千算萬算,算漏了鄭福田的本質也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杜飛掛線後,回歸到有着極大落差感的餐桌,看着好好童稚的模樣,不知為何是感覺到一般由衷的溫馨。是家人的感覺,就如此平靜的在冬日裏,對着木桌上的幾雙碗筷,聆聽着小孩專屬的創意⋯


如果…如果當年的她,沒有這麼狠心,如今的自己和她,又能否和那僅能在遐想中相見的骨肉,有聚首家中的恬靜日子。


他怎會不知道呢?只不過是章琳不想自己知道,唯有裝聾作啞,把這場戲演下去。


命運早已定死。注定要作死的人,就算跟他說不會有好下場,他也只會奮身撞向牆壁。燈是滅了,卻滅不了Cyrus的壞心。章琳的碎紙機,也的確要加多一個可以碎得稀碎的機關。日掛東天,坐於書桌前邊對着電腦屏幕的綠紅二線,邊打電話向文華報喜的章琳,也沒有料想過Cyrus之後會給自己帶來多大的”驚喜”。


每一座冰山的底下也是藏着不為人知的驚喜,謎語般的言語一來一往穿梭着,以合夥人的默契來算,這相通的程度,眼見也沒有多少人能與對方一點即通。


才剛掛了文華電話,另一通意想不到的來電又顯示在了鎖屏。林可兒果真是天生的記者,連自己的地址也能搞來,不論是人脈還是真的聰明,章琳只覺得,這看起來就精明的女孩,的確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但這樣的聰慧,盤旋在自己身邊越久,也就只會養出心腹大患。


語氣上的囂張,有一種咄咄逼人的感覺。聰明是聰明,記者是要一矢中的,快、狠、準固然沒錯,但是待人處事的態度,至少在這一刻,林可兒是有很大的進步空間。由始至終的目的都是為了從章琳口中探出,所謂世代物流的掌權人與徐安樂是同一人。


能用錢解決的問題,那就不是一個問題。錢能給章琳安全感,在她眼中,對其他人而言,錢能給他們的也一樣。但沒想到的是自認清白,一身傲骨的林可兒,明明章琳也已經拋出一杯敬酒,回絕章琳的好意,偏偏要自罰罰酒。


也是有夠驚奇。


不過,章琳始終身經百戰,經歷也足以堆砌出於這區區小伎倆對抗的高牆。既然要死纏爛打,反正耗的也只是單純的心神,早上是她找上自己,那麼下午便輪到自己對她冤鬼纏身。


只要威脅到個人利益,還用擔心這聰明但又天真的林記者,逃出自己的五指山嗎?不過幾句的對峙,便看出了林可兒的底藴,源於執着的關心。強調安樂是阿穎的男朋友,除了是想她可以知難而退,更多的是在這場對峙中,悄悄的為日後埋下仍舊不和的種子。


第一次交易的日子,也如約而至。


門鐘響起,自然是文華。但是提着一堆餸菜零食的文華,前來應門的安樂,倒是感到驚奇。坐在電腦面前,原本正放空着的章琳,目光也閃過一絲的驚訝。反正就沒想到,自己上次睡前的一句,真叫文華當真了。如此一來,文華似是要把魔爪伸向自己生活的每一遭,每一處。或許初秋時的章琳還會對這樣的文華感到抗拒,因突如其來的抵觸心理而感到不知所措,但如今已近深冬,章琳對於這樣的生活方式,不知為何,以往的抗拒感,已漸漸變成一種舒坦的接受。


「啊…這都八時半了…你們都吃過晚飯了吧?這些…你們今晚要是肚子餓,再當宵夜吧」


坐在自己坐暖過兩次的沙發,平靜地品嚐着書中的養分,飯桌兩旁對坐的安樂和章琳無一不是在緊張着接下來的結果,文華的悠然自得,彷彿與他們隔絕了一個宇宙。


短短的十分鐘,流逝慢得誇張。文華的突然起身,更是刺激着安樂的慌張神經。章琳倒是沉穩,這緊張的一個小時,換來的是豐厚的利益。


隨着一聲令下,這一小時的沙漏,也正式倒數着。

從容的再次在冰箱和爐灶間來回踱步,耳邊不時傳來章琳對競投的報告,金額最終落在兩千四百萬美元。


的確心驚膽顫。


雖然章琳也有努力在學習一些基本的手語,但不知是在欣喜還是心有餘悸的影響下,安樂的手語快得章琳的腦子跟不上眼睛,文華儼然充當着翻譯官。


「安樂是說,時候不早了,宵夜就只有我們兩個吃了」


不論孰真孰假,反正看不懂,也只能選擇相信,畢竟文華在送走安樂時,安樂可是頭都沒有回,直接踏出自己家門。


毒梟捧上來的宵夜,才不是那些針管和粉末,而是...


「紅豆沙…」

「不喜歡嗎」

「可以是可以…」


文華這才看到章琳身後那準備拿出來的香檳和酒杯。


「每一次都是酒,喝了幾十年,你不膩我也膩,都冬天了先把這酒放一邊吧」


章琳此刻倒像是一個帶着點羞愧的小孩,低着頭抿了抿嘴,在文華把話說完後,立馬就把手上的那堆東西塞回櫃子裏。也不知為何自己會言聽計從,也許是真的找不到理由反駁,又甚或是甜甜的香氣正好撞進了小饞貓的心扉。


細細的品着香甜可口的紅豆沙,正感滿足的時候,文華卻是提起了下次交易的時間,小饞貓愛食物但更愛財,文華說了一堆,章琳也不經意的放慢咀嚼的幅度,先把文華的話消化一下。


文華把話說完後,便拿起自己已經清空的碗,放在洗碗機裏,把剛才被自己晾在茶几上的書放回袋子,往大門的路走到半途,又鬼使神差的調頭。


「章琳」

「嗯?」

「這冬天別喝太多酒了,不想這麼早在下面見到你」

「…嗯…再見吧」


大門被緊緊關上,偌大的廳也回歸了黯夜的寂靜,但這寧謐中卻沒有多少的寒意,除了是文華剛才在椅子留下的幾絲餘溫,更多的是那句”關心”,明明帶點諷刺,但仍有樣不知何解而生微暖在心底漣漪般慢慢化開,由心向每一處流淌。


就好像,他又再次打進自己的生活了。


可美好的恬靜不會停留太久,Cyrus這討厭鬼,總是要為這本無風無浪的路途添上幾枚炸彈。


原本的好心情,就被車窗上的公文袋搞得一團槽。要是把碎紙機換掉,要不是把那些文件通通都帶回家碎成粉末。Cyrus的小動作,真的兒戲。不過聰明的一點,就是這次真的威脅到章琳了。


步履之間,身後伴隨着的是一股不怒自威的冰冷,面上的平靜,也不過是暴風雨前的序章。平淡的語氣,肅殺的姿態,對比起自以為奸計得逞的Cyrus,實力配不上野心也是默認的事實,僅僅是砌好一份文件,獅子開大口的五百萬,叫人啼笑皆非。


把Cyrus趕出門後,章琳執起手機,第一時間自然是撥響文華的電話。


「知道了」

「就這樣吧」


這文華,自己還真的時刻都離不開。每次出的大包小包,也是他來替自己完局,章琳也開始覺得自己漸向文華生出一種習慣性的依賴,可是誰叫他們是合夥人呢?合夥人,腦子就是要共用的。


西貢的荒地一找一大遍,地也夠深,是綁架的不二之選。看着在泥坑中有如毛蟲般蜷扭求饒的Cyrus,章琳的心底由原本僅僅只是暗爽,直接樂開了花,就算大仇未得報,如今求饒的模樣,與今早坐在自己面前張口便索五百萬的氣勢,是極與極的對比。


做事怎能留後患,奸狡的黃鼠狼得償所願後,只會越吃越肥,慾望一直是無底的深淵,既然難保以後會否有更多的五百萬、一千萬、抑或更大的銀碼,章琳固然是想斷絕後患。


來得這裏,固然是要帶着更多的秘密與愚蠢的始作俑者同樣葬身荒野。但文華卻認為,章琳手上這份足夠Cyrus在監獄裏等上十幾個年頭,屢次挪用公款中飽私囊的證據,也不用殘殺一條黑心的人命,有把柄在手,難保在日後的日子眼前這隻滿身泥污的髒狗會否能派上用場。


泥坑旁,最後的決定是把貪婪的禍心,帶着那秘密一併送去遠方的東南亞。文華在泰國的熟人,也足夠管着Cyrus的了,就算有異心,至少那些曾有過幾飯之恩,同襟共酌之情的昔日所謂兄弟,也可以談上一兩分的義氣,把問題的解決,就當是兩清。


越多人加入,就只會多一份風險。把更多知情的無謂人清除,才可建造更穩固的安全網,不是嗎?


聽完Cyrus一堆無謂的最後掙扎,吵耳的崩潰尖叫更令章琳深感在這裏浪費時間也無謂,拍了拍站在自己身邊,仍和泥坑中的那位,以話術周旋着的文華那右肩,示意自己先回車上。


勞累也總會造成大意的意外,剛踏出半步,高跟鞋鞋跟下原來是凹凸不平的泥沙。漆黑中,文華只感到自己的雙臂攬緊了一團黑色,毛絨絨的,章琳…


旁若無人。


不知是隔了多久,才感受到空氣中蕩漾的尷尬,章琳連忙的從那雙臂中抽離,退後了幾步,吐出幾個尷尷尬尬的音節,指了指車的方向,就帶點匆忙的急步跑回開了暖氣的車上,留下文華一個在原地,把剩下的殘局收拾好。


但不知為何,車上的暖氣有多暖,也不如剛才那熟悉的溫度。腦海中一片一片的播放着,無法停止,那距離甚至好像能聽見他的心跳。停留的那一刻,他的鼻息剛好擦過因寒冷而發紅的耳尖,如今耳尖的微紅仍未褪去,卻不是因為寒冷,而是因為剛才的懷抱。


彷神間,文華也終於回到了車上。章琳的放空被打斷,看見車窗外是兩個壯漢抬着剛從坑裏被撈回來的Cyrus,那半生不死的模樣,更令人生厭。


文華看着旁邊的章琳,緊盯窗外的獵物輕輕皺起眉頭,也不知道該如何岔開她的視線。


「咳咳」

「不舒服嗎?」文華的兩聲乾咳倒是成功地把獵人的目光拉回自己身上。

「要回家嗎」文華沒把這問題延續下去,順便指了指章琳腕上的錶面,時候的確不早,時針都快要趕上十一了。

「想吃宵夜」

「那回家吧」


又是如常地,文華把現煲的椰汁西米露捧到桌上,兩人的距離還是對坐着,默默低頭的品着甜香,剛才的尷尬氛圍猶剩下些許,如氤氲般繚繞於四周,似近又遠。


彼此的沉默不語,沒有人想要去嘗試打破這份詭異的靜。余光瞥到文華欲語又止的動作,章琳抬起一直低垂的項首,試探般的觀望着。


其實章琳自己也不知道是在期待着什麼。只知道文華開口,只是為了交代自己明天會去親自送Cyrus上船,叫自己無需擔心之後,整個心都被失落充斥着,無法言語的落寞,但也不知為何掉進這個無力的怪圈。也許是要多一兩句關心的話,才可舒緩這已成習慣的無故盼待。


踏出門外不過幾秒,手機鎖屏彈出的訊息捉住了文華的目光。


“回家早點休息”

“好”


單字一個好,沒有把門內的人安撫到,反而惹得她整晚都在忐忐忑忑的。文華編的也是謊言,不知自己為何也輾轉難眠,也不是為了那討厭鬼的事情憂心,畢竟這些事,自己以前也不記得做過了多少次,親眼送走那些跪地求饒的羔羊,記憶中也有一兩幕,對那Cyrus的愧疚感甚至沒有一絲,何來忐忑。


唯一的可能性,也只有她了。


兩塊磁鐵,原本是兩邊的同極被逼相靠近捆綁,但如今卻有種,異極漸靠近的感覺,往日那一道無形的圍牆也一磚一瓦的被拆下,無法啟齒的情感,也緩緩浮上行為這一層水面。


繁星依舊在閃耀着,只不過是圓球換了面,在朝霞初現之時,暖光穿過窗紗,才知道內心的記惦有多深。但也不知道以什麼的藉口寒暄上一兩句,訊息界面日復日的停留在原處,仍是文華告訴自己Cyrus已經被自己的那些往日兄弟押在芭堤雅那頭的幾句。


文華一聽到鄭福田是要把杜飛送下黃泉,自己的計劃又要被這瘋子打破了。始料未及,福田在這最後一刻才來告訴自己,全無準備的機會。


在洗手間與福田的笑臉對峙,電話的響起使文華的心跳也差點漏了拍,對面傳來的不是心中預設,杜飛的聲音,而是出乎意料的章琳。


「你在哪,不是說好今晚談一談送好好去哪留學嗎?」

「我現在正跟福田談正事,會晚點來」


福田?正事?毒蠍子有秘密是理所當然的事,但這剛好被自己撞破,隱秘的真相瞬間化大章琳的求知欲。但這真相很快會用一攤又一攤的血泊,公諸世人的眼前。


文華終於回電自己,章琳馬上甩開指間的鋼筆,握緊了手機放在耳邊,等待對面的人開口,可文華提起的也只是詢問着上一次競投,那些貨的物流現況是輾轉到了哪一個港口,買家到底買齊了那幾隻股票沒有。


一答一問,話題竟扯上了杜飛,如此一問,大概率也是出於對貨源的擔心,給了章琳能心緒安定的回答後,無話可說的尷尬氣氛也使章琳侷促的掛掉電話。


而訊息界面終於被更新了,但並沒有多大的喜悅,文華潦潦幾字,交代了自己剛才在通話裏說漏了,那今晚不能赴約的事。


等不來文華,卻等到了自己那年少的執念。

本是出於自己對葉浩天那執着的關心,但葉浩天的一遭話,無疑在本沉浸在文華不能赴約的鬱澀,和新聞裏槍戰有警察中彈那驚異中的章琳,波瀾不斷的思緒再泛起滔滔大浪。


今夜按響門鈴的人,終於換了一副面孔。迎了葉浩天這隻灰狼入屋,眼神中依舊的冰冷,提醒着章琳,這只是一場清醒夢境。把酒架上最香醇的那一支倒入醒酒器,手勢也有點不習慣,畢竟這段日子以來在文華的各種紅豆沙、西米露,酒架的最頂層也開始有封塵的跡象。


本來在口腔化開的應該是馥郁的回甘,但這本應淡雅香醇的酒,後調無解地漸化成了落於心尖的,沉於心底的一份酸澀。


中槍那刻他腦海到底是否浮現自己的面容,是真是假,也再無重要性。就算這番話是謊言,只要是出於他口,即使是幻境,章琳也決意埋頭撞向這死胡同。不否認近段日子對文華的依賴,但葉浩天,這一刻依舊是她惦記的舊日情意,就算早已聽得出他是想利用自己博取多些有用的線索,但若這虛情假意所創的機會,能完了自己一直的心願,簡簡單單的一枚吻,僅此已足矣。


葉浩天的假意奉承和幾句應酬,卻驚喜地換來了章琳的心底話。可真心兌不來好結果,虛偽所構想出來的台詞,往日回憶固然能說到章琳的心坎上,當年的她算盤的確打得精準,她是利用文華的錢,以改變她那本在黑暗浮游着的人生。


但如今,好像又不是同一回事。


再多的話術,再多的思緒一致,本就屬於兩個世界的人,就只會是平行線,無論有多貼近,相交的可能性也唯有一個冰冷且孤獨的零,本就不同路,只是我太想跟你走。


那一吻,的確是出於一時湧上頭的衝動。除了是要葉浩天還給自己,那份從未開始過的雙向愛意,完了自己的執念,更多的,是想趁此機會,摸清自己的內心。章琳是利己主義者,利益化一切的概念早已刻入骨血,這是無用質疑的事實,如今既然有羔羊送上門,也不如順道作獻祭。


捧着的面,依舊沒有一絲的表情,沒有反應,甚至一刻的反抗也沒有。敏感細心,在這一刻也不知該計是好處還是缺點。他心裏面一直裝載着的,從來不是自己,而是當日那個冒昧打擾,勾起自己傷口的丁若寧。


抑壓着自己快將湧上來的鼻酸,葉浩天來訪的本意,由開始已經一目了然,把話說清楚,目送着他從眼前轉身離開的那一刻,連眼眶也開始發酸。


別這樣,章琳。他只是利用自己,甚至是想要壞了自己和文華安樂的計謀,成大事者,怎能執着於過去,這樣頑固的不斷回想着,又是否真的值得呢?人算的確始終不如天算,念念不忘,耿耿於懷,但回響早已飄散消亡荏苒,這一份從來未得實現的感情,也應該結束在這一場頭腦發熱而落的吻。


是應當放下了,往後的時日,總會把傷口洗刷乾淨,即使或會留疤,但至少不再流血。淚涸了,獨行的路上也好像少了一些重量。


維港的另一邊,則上映着另外一場驚魂動魄。淑賢是真的人如其名,賢良淑德,為了福田,果真什麼也無懼。踩入了泥坑,真的殺了忠心耿耿的杜飛也不是,但又怕淑賢向福田和盤托出,怪的就只怪自己小看了淑賢作為福田的女人,為了枕邊人,做事也無需計較所謂底線。


難得地,在這冬末春初之中,清晨終於出現和煦的暖陽。拿上公文袋,中環去物流倉庫的路程也不太遠,也許是避過了八、九時的繁忙時段,高速公路上的行車數量,也容許章琳愜意,無拘無束地驅馳。文電的來電,打斷了旋律的播放,不過比起舒心的音樂,文華的這通來電,倒令她心情更明媚。


來電的目的是提醒章琳要把那些文件拿去給文樂每月循例簽名,但文華在聽到章琳眾多跑車特有,那風馳雲走的嘈雜聲,也不禁感嘆她的效率。在這短短的通話之中,也無暇提及淑賢的事,更何況其實文華本身也沒有想要章琳更顧慮的想法。


但章琳聽到的,注意到的,便沒有那麼稱心。弦外之音是醫院的儀器,醫生護士的忙碌聲,內心泛起了陣陣憂心。得知文華是純粹去檢查一番,潦草的幾句沒大礙,不需擔心。章琳嘴上需沒多說什麼,心裏卻已經盤算着待會兒要買些什麼補品給他。


替安樂理清所有船期,交代好下一批貨的事宜,甚至充當了安樂的樹洞。對如此單純的安樂,防人之心也可放下些許戒備,相待如朋友、家人般。但不知何解,說出這幾句的時候,腦內浮現的卻是自己似是習慣性地,事無大小也倚靠着文華。自從他再次進入自己的視界,就好像中了魔一般,走到哪裏也會有着他的影子。他們三人的組合,的確在除了金錢方面,還有帶給章琳,一份不是在因為實在的銀碼而堆砌的安全感,與安樂有着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而文華,則是一個絕對的靠山,無論闖了什麼禍,也會有他替自己善後。


順便把上次交易後替安樂買的加密貨幣,交還給安樂本人後,回到車上的章琳,竟迎來了一則驚喜來電。是鄭福田。上次的謎底,要被解開了嗎?不過其實這謎底,八九不離十,不是關於杜飛如今的去向,就是關於文華到底有沒有重操舊業。


疑心重,在這一刻是作為優點的存在。先不理為何鄭福田會有自己的電話,今晚這如此突然的邀約,才真正考驗到章琳。不過約在今晚也好,至少還有一個下午可以讓自己和文華互通一下情報。


剛到日昳,正當文華在廢屋與杜飛周旋,試探着人心的時候,章琳正遊轉在那些傳統的補品店,只要藥師說是對癌症,對肺有幫助的,章琳都只會快快拿下。相比起十多年前,揮霍着文華的錢在名品店四周遊逛,跟着自己身邊當侍從的葉浩天雙手也是章琳的戰利品,如今的自己似乎更捨得花錢,但又不僅是為了自己。


把一大堆的補品提上了書局,但裏面卻沒有透出燈光,這代表着章琳要把這大包小包的補品,卸在地下,從自己手袋的某個角落找出大門的鑰匙,把門打開後,又要把這堆東西堆進屋裏。


在當章琳要把最後一袋都搬進屋裏之時,樓下就突然傳來了文華的腳步聲。章琳聽得出來,倒是因為只有文華才會發出如此沙啞的嘆氣聲。


「剛才去找杜飛了?」

「嗯」

「鄭福田找我,你說,他這是要問杜飛的事,還是問你的事」

「問什麼也好,小心答就是,我相信你」

「你今天去醫院,醫生怎麼說的啊…對了我買了些東西,覺得合適的話,便試試看吧」

「破費了」

「你教的,盡力滿足合夥人,也應該是一個合格的iBanker,應該要做到的事」


如此突然的”學以致用”,不知純粹只是禮尚往來,還是有內含一種特別的關心。


「要聽實話嗎」

「聽」

「剛才去找杜飛,都成通緝犯了,找了船家,就看看你想把他送去泰國還是越南」


以為文華的實話是要坦白自己的病,但他顯然是想略過,不令自己擔心。心像是被針刺一樣,為何文華作為當事人能這麼淡然的地說出這句說話。才剛適應他又闖進了自己的生命,適應了去倚靠這個安全網,雖知道他的生命本就是在倒數着,但還是會因他餘下多少日子,而感到焦慮憂心。


眼下時間也差不多,章琳也要換一身着裝去赴今晚的約,回家的路幸好沒有堵車,但文華在自己打開門準備走出書局那刻的一句小心,一直堵於她的心頭。


挑了一身悠悠閑閑的,簡簡單單的梳了梳頭就出了門。作客人家,章琳今天除了買補品,還順道挑了幾隻娃娃給福田家的幾個小女兒,現在娃娃的款式可真多,除了自己小時候一直想要,但沒有的小熊玩偶,現在還有裝了電子屏幕的伴讀小狗。三個小女孩一看到有玩具,眼睛發着光般似的日後一句謝謝姐姐,接過玩具便嬉嬉鬧鬧的,被她們的媽媽帶回房間。


佳餚還沒有準備好,福田作為主人家,便帶着作客的章琳,在自己家四周遊轉。才剛閑聊幾句,福田的本意,連隱藏也懶得隱藏,開宗明義拿出一張五百萬的支票放在桌子上,眼神中的壓迫感全是逼迫着章琳回答他,文華是否真的在他背後重理舊業。


努力演出目光中的平淡如水,以一貫的話術,夾雜着真言和謊話,編出一個故事的大綱,讓對面的老狐狸自行想像。


文華今日沒有跟章琳說的病情,全都在文華去了洗手間時,包裏注目的那一份公文袋裏的報告,都是在述說着第一次的化療並沒有效用,腫瘤沒有縮小,一直在擴散。但剛速讀完這份繁重的報告後,沖水的聲音從洗手間裏傳來,她也就趕忙的把這文件放進公文袋,塞回文華的黑色袋子。這也算不了什麼秘密,把事實說給福田聽,若能放下戒心,自然是一件好事。冬離春至的三月初,文華自猜也沒有機會看見下年的春暖花開。


奈何福田疑心病太重,一兩句實在無法說服。話不投機半句多,眼見問也問不出什麼,而飯菜的香傳來,三個女孩聽到碗碟碰撞的聲音,也抱着剛才從章琳手上接過的玩偶衝到飯廳,福田唯有死心,回復好爸爸的形象,引章琳到飯桌品嚐淑賢親燉的冬瓜薏米湯。


飯桌上三個小女孩其樂融融,面頰肉肉的,在福田和淑賢的教養下,女孩們也會往章琳的碗裏添菜,再用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她,說一句姐姐吃飯。就算平日福田和淑賢在人前有多血腥黑暗,在女兒們面前也只會是慈父慈母的模樣。自己幼時渴望的畫面,今日倒是上映在自己眼前,說是釋懷,但看着父愛、母愛擁戴着幾個小女孩,眼神中雖依舊是往日交際的熱情又疏離,但幾分的感觸也在心底漸漸化開。


驅車回家的路上,又是一個可以與文華和通話的空閒時間。把所有對話內容一五一十的盡訴文華。


「如果支票上多一個零的話,我一定出賣你」


刀子嘴豆腐心。

她一定會出賣他,才怪。賺得盤滿缽滿,這一刻出賣,倒不是會讓自己難得才能搭上的快艇覆舟?叫章琳出賣文華,她又怎麼捨得…對,捨得呢。若是曾出賣了,福田發起瘋上來,那再也沒有人再自己闖禍的時候替自己收拾。權衡利弊來說,出賣,是必然不會發生的事。


扯遠了,還是把話題拉回下一步的籌謀。文華此刻才把自己過往和淑賢的關係坦白,讓章琳也有點措手不及。沒有任何吃醋的成份,只不過是震驚着文華坦白的,竟然是如此的過往。也沒錯的,搭檔之間就是要坦白,說出自己和淑賢在監獄裏說過些什麼,謀了什麼,又如何造成如今的局面,這一樁一件,也利於他們日後可以更好的思路一致。


得知文華要出席明天區議會的會議,章琳的驚訝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但是知道明天的會議,是連葉浩天也在場的時候,那麼文華說要去也不足為奇。藉這個會議,將掃毒組的秘密公諸於世,也純屬文華的慪氣。


「那好吧,你早點休息,我先掛電話了」


說是不擔心,那肯定是假的。畢竟以文華的脾性,如今表面上溫馴似憨厚的大象,在外人前不會發瘋,就怕背地裏給別人下着什麼蠱毒。


早上,屏幕裏的紅線綠線,並沒有手機上的文字報道吸引。文華果真如自己所想,但又有點出乎意料,整場會議本已一團糟,在配搭上一場毒梟的自我反省,發人深省的說話,更顯出對面那群人的碌碌無為。


阿穎總是恭恭敬敬的,扼着拳頭像是受驚的小白兔般仰着頭與自己說話。這仍未徹底回暖的氣溫,剛被這社會新人添上幾分發自心底的暖氣,卻又被昨天見過幾面的淑賢給打破。


一番的推搪還是篇不清關係,淑賢知道的事實在太多,有把柄在手,這樣如此深愛自己丈夫的女人,為了福田,倒真是無所不用其極。作為一個以丈夫為主心骨的女人,最容易被操控的就是情緒,何況這是一個典型的賢妻良母。不像自己的安全感是來源於錢,眼前的淑賢安全感完全是來源於福田。島嶼快要沉沒,失去陸地的依靠,孤立無援的也只能四處找查能解救福田的方法。


淑賢一口一個杜飛,杜飛。章琳對杜飛,認識不過僅限於其對文華忠心耿耿,自己對他,也好像不過一面之緣。確實,杜飛對自己來說根本不足以要如此保護,但她深知,對自己的搭檔來說,杜飛不是一隻能夠輕易放棄的棋子。


互相往來的情緒勒索,最終自然是由身經百戰的章琳拔得頭籌。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為了福田,既然勸不動章琳,也只有這一個辦法可行。但誰又能料到,不過幾句說話,後續的爛攤子一發不可收拾。


不過一個下午,一場單打獨鬥的游擊戰,杜飛被捕,不論是被鄭福田邀到大龍鳳的文華,還是窩在沙發看着新聞的章琳,抑或是早前剛被福田輕輕地”恐嚇”完的安樂,都籠罩在一股黑色的陰霾之下,無一倖免。


該發的瘋,還是要發。原來不僅僅是疑心深,文華包庇杜飛,根本就是事實。氣急敗壞,也顧不上多少,手邊有着一個酒瓶,利落的執起,就這樣狠狠的,在文華額頭上綻放出幾朵血花。


一翻撕鬥過後,破碎的關公像,把福田的理智拉回,也令文華這病人終於可以逃過這瘋子的毒手。 


-


𝐓𝐛𝐜…


//


(萬聖節見了啦(о´âˆ€`о))

评论(2)

热度(39)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