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llera.🦋

Welcome to my fiesta.
IG @nav.illera_

末章<3>

[文華X章琳]破毒強人雙強/文章夫婦同人文

私設眾多 é‡å¯«åŠ‡ä¸­æ„Ÿæƒ…ç·š è‡³æ­»å‡ç„¡å…¥ç„ é›™æ­»HE

全文60K+ çˆ›æ–‡ç­† æ¥µOOC é›·è€…自行避雷

-

頹垣敗瓦 è‚‰è»€çµ‚將凋零 é•·åŸ‹æ³¥ä¸‹å†ç”ŸèŠ±

-


一出大龍鳳,文華第一時間便是找到章琳。懸着的心總算有了着落,但打開門看見文華額頭的一遍傷,自己剛褪卻的擔心又如浪般席捲而來。


但文華開口的第一句,還是關於杜飛。對杜飛不滿的情緒更加洶湧了,憑什麼就是這個人,不但為他們的計謀添上許多亂子,在這刻文華甚至自己受傷原因都沒交代,也要保着杜飛。


眉頭更深鎖了。但也沒空閒想太多,首要任務是把文華扶回自己家,處理那血淋淋的傷口。


眼皮的沉重,文華選擇躺在往日自己慣常坐着的沙發旁的那貴妃椅,好讓待會兒,章琳找到藥箱,替自己消毒那血褐的傷。


還是有如十多年前的溫柔,半跪的身姿,朝思暮想的面容就在自己眼前,此刻也入了迷。近在咫尺,交換着鼻息,也不知是刻意還是無意,那刻對上他的眼神,只能看見眼底似是閃爍着一股燥熱。專注着眼前的傷口,章琳也沒把這份詭異的目光作一回事,自顧自的勸着文華不要再和那個禍根子有來往,不過正就是這一刻的疏忽,令文華內心的慾,如野火般蔓延着,焚燒起大片的荊棘。


溫暖而誘惑的風,輕輕掠過敏感的傷口。瞳目所大的深沉更濃,絲絲都透露着慾望的痕跡,如岩漿湧動般的熱切,都成了那帶狂烈佔有慾的緊抱。


猝不及防的緊擁,章琳自然成了弱勢的那個。他一遍又一遍的嗅着她頸脖獨有的香,本能的反抗也喚不走這團洶湧的烈火繼續席捲,力度和聲音自然而然也弱了下去,本作抵抗着的雙手,也如投降般,任由文華這不知從哪來的力度束縛着。布滿老繭的手一次又一次的拂過她的面容,在這攻勢下,章琳的心跳也不由自主的,漸漸加快。眼神中的抗拒也轉成了從容接受,畢竟,二人之間的溫度,微妙的演變着,終成了這晚的催化劑。


在文華回歸清醒,理智的那一瞬間,失落感也不知何解的湧上心頭。情急使然,本投降着的雙手,勾上了眼前人的肩頸,四目交投,霧氣氤氲,沒有一分不是渴望的顏色。


熾熱的吻,克制了這麼久,也難怪這吻會帶着幾分凶狠的意味,你情我願,這也是必然的事。


相擁着,枕在文華的肩臂上,是一種油然而生的安全感,疲憊的身子也敵不過倦意,半睡半醒之間,那質感粗糙的指腹,在自己應該是被吻花了的唇邊摩挲着,低沉沙啞的聲線,輕輕的落下了一句晚安。


清晨起來,是章琳先睜開雙眼的。自己依舊依偎在這溫暖的雙臂,真實又虛幻。自己是又跌入這個無底洞了嗎?昨晚這無法解釋的衝動,情意最好的證明便是今刻的餘溫。往文華的肩膀再靠了靠,額頭剛好抵着他的下巴,再墮回那驅不走的睡意。


一夜過後,杜飛的問題也不能置之不理,爭分奪秒的把他解救出來,就當是交易的報酬。電視上的林可兒陳述着福田被還押的消息,壞事接踵而來,章琳看着文華剛做的早餐,也提不起胃口。


「不合胃口嗎?」

「現在這樣,你都不擔心的嗎?」


文華知道,章琳一大早便在憂心的原因,純粹只是擔心杜飛和鄭福田難保會因為自身利益,而出賣他們。可一個忠心耿耿的,另一位也只不過是一個一直被瞞騙着,活在楚門世界的瘋子,又何以成懼。文華當初是看錯了葉浩天,但杜飛,這真是為自己出生入死的小卒。


淑賢的來電,更是火上添油。文華比了一個示意章琳不要出聲的手勢,便接通了這通不帶好事的來電。語氣中全是質問,是躁急,一字一句都加深着兩人眼中的愁意,文華摸了摸額上的傷,思索片刻,提起衣服和袋子,交代幾句,便衝出了章琳的家。


「處理完,我就回來」

「嗯」


再看,碟上的早餐已經失去了熱氣,既然煩心事都交給了他,也是時候要回歸到屏幕上的數據和紅綠交叉的線。


反覆無常的天氣開始有點回暖,披上利落的皮衣外套,檢閱着剛才Mark呈上來的文件,入神之際,Michael的來電便打破了這寂靜的氣氛。一聽到Michael接連說出的壞消息,由今早已經開始憂心的情緒,在這一刻更是達到頂峰。強硬的語氣說着違心的話,她是不想插手這糟心事的,奈何文華仍是想把這忠心不二的杜飛,送到遙遠的印支半島。


敲門聲響起,是阿穎。章琳趕忙掩飾着因剛才杜飛那些事而生的不悅,擠出一副笑臉。


「好好的機票已經買好了,芬蘭那邊的寄宿家庭你和文華也商討好了嗎?」

「早找好了,遲點把資料發給你和安樂,這寄宿家庭的女主人是我的大學同學,你回去叫好好她盡情享受這剩下的上學日吧,去到芬蘭只管讀書就可以了,對了,芬蘭這天氣,你和安樂去給好好多添些衣服吧」


說着說着,章琳拿出了一張信用卡遞給阿穎。


「錢這方面不用擔心,這是文華說留給好好用的」

「好的…謝謝你」


十多個未接通話,惹得章琳更憂躁。文華電話又不聽,人又找不到,唯有直接找上書局。如機關槍般的輸出,擔心杜飛會出賣他們仨的憂煩,直接表露無遺。


無心的一句,卻真令章琳起了對杜飛的殺意。裝作平靜的文華,也只能轉過頭正面面對章琳,無奈的抿緊蒼白的雙唇。


「這是一個辦法,但只會是最後的一個辦法」


聽到文華不以為然,仍要繼續着過兩天後的拍賣,章琳真有一刻懷疑過,眼前的文華,與昨晚的那個是不是同一人。他不怕,但如今的局面也不容她樂觀的繼續陪他賭這場遊戲,四方八面都是獵人,一旦行差踏錯,本來仍舊光明的前路,也只會被瞬間滅燈。


勸諫無用,甚至是自己被勸回家早點休息,勝券在握的遊戲感覺確實過癮,但如今下注的資本也岌岌可危,文華的性子她是知道的,但即使如此,她依舊憧憬他可選擇放下這些身外物,好好度過剩下的二百多,甚至百來天。


親自把章琳送到樓下,怎料那被拒絕一整天的淑賢也直接找上了門。遠遠的便瞄到了淑賢,本能的把章琳往後拉,下秒淑賢果真撞上了章琳的紅色座駕。怒氣沖沖,劈頭蓋臉便是比起剛才章琳更暴戾的質問。


本打算以上次的方法繼續勸淑賢,不料她的耐性,章琳自惹得一個被推開的下場,幸好有文華的手搭上她腰間,這容易失平衡的高跟,對抗這場面也不好使。


回到家,剛才想說的話也沒有說出,就唯有在電話裏繼續。唯可惜文華電話依舊撥不通,要提醒的話,也被遺在了留言信箱。但另一邊,頭痛欲裂迫使文華,不得不以自己的方式止痛。這樣隱瞞下去,又能暪得了多久。


即使連上班,也逃不過淑賢的奪命追魂來電。躲了三天,始終想不出有何辦法,唯有找個藉口,能拖的拖,不能拖的也沒有辦法。一直把揭發文華和章琳掛在嘴邊,原本想要和和氣氣的章琳也失去了耐性,生怕淑賢真去報案,怕他倆最後真的出了什麼事。


若以種花去比喻章琳提出的那建議,那麼一開始提出的時候,便是在淑賢的心裏埋下了種子,杜飛和福田的相繼入獄,就即灌溉和發芽,如今章琳在舞廳的這一番說話,更是直接長出了花。


想要章琳和文華陪葬的想法,自然褪卻得不留痕跡,只要能把福田從拘留室裏救出來的,淑賢,也沒有什麼要怕的。


抱着恐懼的心,開啟了這次競投,緊張的氣氛下,文華所埋藏的秘密又可以隱瞞多久。她那溫柔問候,沒有為溺於痛楚的文華帶來一絲溫暖,更多的是害怕被發現的戰慄。


電腦前面的,是看着只有被喊價兩次,百無聊賴的安樂和章琳。而另一邊,是悠然自得地切着辣椒的文華,倒也還有閒心在談論國富論。安樂在緊張喊價,全神貫注地看着客戶們下一步的叫價,倒是章琳看得開,把皮草換成了簡約的絲質家居服,來到廚房替文華切蔥花。


甜香四溢,小饞貓的本性再現,計時鐘聲響起,安樂向文華交代好船期後,章琳把一盤又一盤的美味端上桌。看見自己的碗裏並沒有盛飯,也不禁感嘆文華的細心,記得自己要減肥。這糖醋排骨,同十多年前相比雖淡了點,但正是這不太濃烈的甜酸,剛好。


不過幾日,新聞又被一宗屍體發現案洗版。春天的第一場雨,是以淑賢的命作迎接。章琳的建議成了結果,文華沒預料過,章琳和淑賢的幾番交談會換來這樣的結果,章琳自己更沒預料過,淑賢的死,會真的徹底惹怒鄭福田這瘋子。


福田被放出來的新聞,滿街滿巷也投放着。章琳本已無神地品嚐着香醇的紅酒,與世隔絕的一刻舒心卻被怒氣沖沖的文華打破。四月初的風不算太冷,文華的一腔怒火,卻把陽台的溫度,不知不覺間逼得熱上了幾度。聽着章琳也只想解決杜飛的問題,全然不顧自己到底作了些什麼,又會招致如何的後果,即使文華愛意再多,也淹不過她做事沒對自己坦誠這事。


夥伴的信任,在這一刻有點分崩離析的先兆,文華凶狠的眼神步步迫近,說是連自己也要防的當刻,章琳心底已充斥着各種慚愧、內疚、甚或是幾絲的後怕。慚愧自己成為了淑賢自盡的推手,內疚自己沒先與文華商討,後怕文華與自己疏離拆夥。眼神中一直堅持着的倔強,在文華轉身走後,雖則是鬆一口氣,但無力感像是藤蔓般四處蔓延。


在皮衣的口袋翻出煙和打火機,微風的涼意吹不滅那火,把煙草和焦油燃成灰,瞳目中湧動着別人也看不懂的情緒。與房內燈紅酒綠,盡興歡騰的模樣猶如置身平衡世界般,陽台的這處,只有孤獨的清冷,和煙霧的繚繞。這一步棋,不知道走沒走錯,不過下一步棋,是要走得更小心翼翼。


忽然有點心抽。是一種抽象的痛感,文華對自己,原來也要防。她的確有錯,錯就錯在太了解文華。那些事,在自己面前的心軟,讓自己漸變得依賴他,會是假象嗎?


杜飛的忠心,的確毋用質疑。在口供室的一字一句,都沒有提起文華和章琳的事。


而在外的文華,也籌謀好了自己的計劃。聯絡好船夫,整個計劃的藍圖便蓋上了圓滿的印章。


到了最後一刻,文華才告訴章琳自己的計劃。幾天不見,他是虛弱了不少,面容也憔悴,想必是因杜飛的事奔波着。把杜飛救出來,送到越南,也最好不過。


春天的天氣濕漉漉的,也是閉目養神的好天氣。文華在章琳的車上靠着後背,除了剛上車交談的幾句,基本是睡了全程。章琳也特意把車內的冷氣調暖點,好讓身旁的病人睡得安穩些。


文華一覺醒來便看到身旁的她,眼神在那微光下,更顯着憂心。明明自己的腦袋像是被大大小小的炸彈轟炸着,但依舊在她面前強撐着,雖知這樣是沒法減輕章琳的擔憂,但至少,瞞着自己,也始終有一日可以瞞過體內的疼痛。


扛起兩大袋的現金,拖着沉重的步伐,緩緩走進那充滿着未知的廢屋。縱使對前幾天的事還抱着歉疚,章琳的內心還是勸喻着她,此刻也不要計較,不要盤算,做依照自己的心,上前陪着文華。


她又怎忍心拋低文華。直接搶過他右手的沉重袋子,攙扶着到那亮着微弱燈火的一戶人家門前。裏面全是僱傭兵,而且凶神惡煞。章琳也嘗試壯着膽,面對這群將要替自己做事的“不善之輩”。這一隊僱傭兵,戰績可算是整個東南亞的數一數二,唯有希望,明天,一切順利。


把車駛回書局,但文華的狀況明顯不太妥。下了車,章琳也放不下心,看着逐漸遠離的背影,悄悄的跟了上書局。怎料入眼的,是針管和粉末,還有面色依舊蒼白的文華。


沒有預兆的心痛,像是被一把鋒利的刀,狠狠地捅入心,難以用言語表達,也只能盡藏在眼神中。


此刻他仍如此泰然自若,坦白自己的病情。明明已經嚴重得要靠那致幻的毒藥,也只有不帶輕重地,講述着在自己走後,剩下的那些錢要怎樣分配,留給安樂的店面又要怎樣處理。


文華狠起上來的確是猛獸,但在章琳面前,也只有更多的柔情。他的確不怕章琳私吞了自己的那筆錢,自己走後,唯一放不下的就是章琳,這筆錢,留給最愛的她,肯陪自己玩這場遊戲的她,又有何不妥。


她的確是有目的去接近文華,但十多年來也不覺自己露出破綻,如今文華這一句,章琳才恍然大悟,當年那稚嫩的逢場作戲,並沒有演得如自己想像中那麼好。


一字一句,都在誅心。他是希望自己可以將一張白紙,開啟未來光明的前途。心,此刻就如同破碎的琉璃,甜、酸、苦、辣的回憶湧上心頭,化成在眼眶徘徊的酸楚,和一直在打轉,但被強忍着的晶瑩。


這場戲,實在太盛大。結果連如今的章琳,也重新陷入了這場無盡的盛宴,一幕又一幕的依偎親密,浮於思緒,但眼前的他,早已不再是十多年前意氣風發的文華,而,只不過是一個將死之人罷了。


眼中的淚終於隱藏不住,順着臉龐滑下。


看看四周,並沒有找到面紙。身體的不適讓文華站起來去找面紙也蹣跚,但就在找到面紙回來的那一刻,後背被章琳的額頭抵着,微冷的雙手也環着了自己那因病而變胖的肚子。


「讓我多陪你一會兒吧」


但下一秒,文華便甩開了這剛擁上的懷抱。轉過身,是一雙霧蒙蒙,帶點紅的眼晴。替她輕輕擦去眼角的淚晶,一步之遙的距離,章琳又偎了在文華肩臂,這情緒來得突然,他也只好輕拍着她的背,望可安慰些許。


肩上的衣料被染上淚水,幸好那由一開始帶着放肆的隕涕,也緩緩轉成了輕輕的啜泣。


「章琳」


低沉的聲線喚着自己的名字,本能地抬起頭,粗糙的手指柔柔抹過臉上的淚痕。


「我不想看到你哭,可以對我笑一個嗎?」


笑?她也很久沒笑過了。但在這個場合,才剛剛哭完,真要自己扯出一個笑容,也只有苦笑。


「笑了不就挺好…流淚多傻啊」


這以往或許是一場戲,但此刻的真情實感,誰也掩蓋不住。


送走章琳前,她留下的最後一句說話,是想文華不要靠那些致幻物與病魔抗衡,僅僅一句說話,回到書局,文華也把這些粉末,放到了自己病發時,也不會觸到的地方。


粉末的威力果真不容小覷,幾毫克的份量,也足以令文華一覺睡到午後,直到好好背着書包來按鈴才驚醒。依稀記得從章琳的口中,也聽到過是好好退了學,月中就會去芬蘭開啟留學的征途。


「文華叔叔,家裏又停電了,所以就上來看看書」

「真乖…這是芬蘭語的書吧」

「對 é™¤äº†èŠ¬è˜­èªžï¼Œé‚„要學瑞典語呢」

「Onnea」「Kiitos」


把那個裝着鋪面契約的公文袋交給好好,囑咐多兩句,托好好替自己到便利店買止痛藥,看着穿着單薄外套的小女孩,今早的天氣報告,電視螢幕上寫着的氣溫明明比往日還要降了幾度,怎麼就穿了一件薄薄的外套。


待好好買完藥回來,僱傭兵的領頭也回撥了自己的電話,杜飛的人是成功搶回來了,正在趕去會船夫的路上。


放下心來,看着眼前擦着鼻涕的好好,想着陪她去商場多添幾身新衣服,但自己也實在走不開,而月中,倒不就是接下來幾天的事?


問了好好關於機票的那些問題,又問了她哥和阿穎到底有沒有帶她出去買衣服,得到的答案是下個星期一便要啟程,但阿穎和安樂,一個說是忙着TNN上市的事,一個就說是多送幾張單補貼家用,安樂的電話,文華怎麼打也不通,但胸口的疼痛也漸漸像火焰般瀰漫着,自己大男人一個,也是沒法與一個小女孩去買新衣。


噢…對了,另一個女孩可以。


本專心致志看着今早新鮮滾熱辣,那送到自己枱面的招股書,章琳的目光瞬間就被來電顯示掠去。


”文華?怎麼會是這個時間打電話來…難道是杜飛的事失敗了?”


心裏是止不住的擔憂,怕自己真的就會因為這一步錯棋,踏進那道冰冷的鐵閘內。憂心忡忡的接了電話,傳來的卻只是文華想她帶好好去添新衣,沒有一絲噩耗的氣味。


章琳趕到書局已經是二時多許,文華和好好都在對着一本充滿字符的書一籌莫展。


「章琳姐姐!」


好好一見到章琳,便莫名的熱情親近,衝上前摟緊了章琳,頭也緊貼在她的腰間。而章琳對此,並不訝異,雖則只是有過幾面之緣的小女孩,但也不礙兩人之間不知何解而生的情誼。


邊低頭把弄着小女孩的髮絲,邊聽着文華的提點,突覺有種哆嗦的父親,打點孩子事的既視感,遊彌着。確認杜飛是已經會了船夫,上了預備好的快船之後,快則一天,慢也慢不過兩天,放下心頭大石的章琳也被好好半推半拉,拉出了書局。


小淘氣看到漂亮的外套,帥氣的褲子,精緻的髮箍,全都想擁有,但每次看到牌子上的售價,便面帶不捨的,唯有放下。


最後拿到章琳面前的,只有一條標價着特價的牛仔褲。


「沒啦?」

「太貴了,買不起」


此刻的章琳,似是透過了眼前的好好,看見了以前的自己。得不到的小熊玩偶,得不到的漂亮裙子,得不到的父愛母愛,都是自己在往後的日子用看得見,觸得着的鈔票,慢慢的彌補着。但成效,看起來,比起當今,文華的那份羈絆,也不過九牛一毛。


錢,固然是重要的,是社會地位的底氣,但身邊人的關心,甚至愛,遠遠超越錢的重量。正是文華這幾個月來帶給自己的暖,溶化了一直冰封,習慣堅強的內心。


自己在文華身上得到的愛,也是時候要輪到自己學習實踐,以自己的方式,去關心着身邊的每一個。


「把她剛才看過碰過的,全都打包好」喚了一旁站着的售貨員去打點後,章琳蹲下身來,溫熱的雙手包裏着好好微冰的手,抬眸對上了那驚異的目光。


「好好,這就當是你去芬蘭前,章琳姐姐送你的禮物」

「可是,可是哥哥教過我被送禮物,是要回禮的」

「回禮啊…你去到芬蘭要繼續用心讀書,將來啊,成為一個比章琳姐姐,更成功更優秀的人,就當是回禮了」


伸出代表着承諾的尾指,就這樣說定了。


檢了檢剛買的新衣,就只差一件厚羽絨,看着好好笑逐顏開的模樣,杜飛的煩心事,也無需再牽掛。


「走啦,還差最重要的東西沒有買呢」

「來啦」


可即便如此,入夜後還是要面對現實。杜飛被捕,文華的生意停擺,派對自然也無可避免地,缺了一些興致。沒有粉末的助興,小丸與酒精相融那錦上添花的幻覺,一向嬌生慣養,受不了一點委屈的富二代們,自然把氣全都撒在作為供貨者的章琳身上。噓聲遍遍,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這堆"二世祖"的逼迫,章琳也只能是勸喻幾句,再自罰幾杯陪罪。眼見章琳的說話也不無道理,這堆穿金戴銀的大老闆,氣就算消不下去也無可奈何,有的一個接一個的離開這充斥酒氣的房間,有的群成幾個在角落喝着悶酒,到最後只剩下他們眼中的罪人,獨自面對着黃黃綠綠的酒瓶。


喚人來把東西都收拾好,章琳也再撐不住心力交瘁,但沒想到回到家,面對的是差點火災。文華有着自己家的大門密碼是理所當然的事,偶爾想來做做飯,章琳更是樂意不過,但眼下,也不知道該處理糊了的玉米魚肚羹,還是把自己的洗手盆染成血色的文華。


病情果然是隨着時日嚴重了。也容不得章琳猶豫,把電磁爐關了,掀開蓋子便立刻沖去洗手間。文華的模樣,是被胸口,咽喉的疼痛折磨得眉頭深鎖,隱約還有幾絲震抖。


一片憂心怎能藏得住,把文華扶到沙發,急急忙忙的翻出了止痛藥,看着文華服下,也沒有多一兩句說話表達着不適或疼痛,章琳便要去處理那煮糊了玉米羹。


幸好也不是糊透了,文華的一片心意,不論是煮糊了,還是焦透了,章琳也只會嚥下,畢竟這真的吃一餐,少一餐了。


把還能吃的盛出來,也能得到一碗帶着燒焦味的稠羮,章琳一路走向沙發一路吃着,全然不顧那糊味入咽。文華的疼痛才剛被藥物舒緩了點,看見章琳邊拿着自己的失敗品邊向自己走過來,內心深處除了一絲的溫暖,更多的是驚異。


「傻妹!這煮糊了,不要吃了」


可章琳彷彿是沒聽見般,坐在了同一張沙發,但卻靠在末端,雙腳就放在了文華的大腿旁,繼續面不改容的嚐着那碗味道確實不怎麼樣的東西,眼望前方,看着TNN的新聞報道,全都是關於杜飛潛逃失蹤的事。想必此刻,還沒有杜飛被抓回來的消息,就肯定是平安出了公海,甚至都已經快到越南了。


「文華」


持續被睡魔侵擾的文華,被章琳的一聲輕喚,也從睡意中掙扎過來。


「不如我們,去註冊吧」


睡意在此刻,被如此突如其來的一句驅得全褪,她這是在說什麼啊…


「你在認真?」

「我不想到時候,你人走後,靈堂都沒有一個人在替你主持喪禮」


這樣的一句,像是在諷刺着,但把這表面的掩飾剖開,看到的只會是一份深不見底的情意,是依賴嗎,是愛嗎,抑或兩者均是。


如此聰明的毒梟,又怎會聽不出這話的弦外之音,時日流逝得匆匆,在這僅餘的日子裏,給彼此一個應有的名分,也是情理之中,章琳如今的主動提出,也是不怕文華百年之後,她的婚姻狀況會填上喪偶的狀態。


「章琳,這事你真的考慮清楚了?這不兒戲」

「嗯,想好了,之後你病重得要回醫院的話,也能以妻子的身份去處理你那堆遺產,書局的契是寫你名字的對吧」

「貪心鬼,這點小錢也想吞」

「又說我很懂為自己打算,現在不正在貫徹你的話嗎?」


章琳說的時候,雖然帶着眉眼彎彎,可文華又怎會看不出那目光中掩埋着幾分因時日倒數着而生的悲。


「好,那註冊這事,就等好好離港後去處理吧」


聽到肯定的答覆,從剛才一直懸於心頭的巨石也被擊破,把手中已清空的碗放在面前的茶几上,本想依在文華肩膀,但這春天的雨徑直打破這份剛萌芽的小溫馨。突然劃過的雷鳴,掠走了二人的注意,隨後才覺察到四周徘徊着的雨聲。


「下雨了…」

「那我先回書店了」

「不,你留下」


才剛站起來的文華也鬥不過章琳的力,又被她拉回了沙發。


「這麼晚了,還這麼大雨,杜飛如今失蹤,你猜葉浩天那對人會不會在出面找你?留下吧,對你,對計劃也好」

「也好」


章琳洗完澡,換回一身睡衣的時間,倦意再次淹沒了文華,不過好笑的是,文華把空調調高了兩度,硬生生用那被子在床褥上做出一條楚河漢界。一個小時多才說好去要註冊,算上時間,也可以算是離異了十多年的老夫老妻,零距離,負距離的也不是沒試過,章琳直接把被子掀起來,把這隔絕一切的鴻溝消掉,給文華蓋上,然後也深深,隨身邊人的步伐,墮回了睡眠。


早上是文華先醒的,是被手臂的麻痹感喚醒的。上一秒還朦朦朧朧,下一秒就被懷中的溫暖驅退倦意的餘韻,眼中章琳仍沉醉在熟睡之中,緩緩的移動着手臂,拉好那根本沒蓋到章琳後背的被子,就去廁所洗了把臉。


悠閑的小時光,雖然不長,但也足夠。反觀另一邊,文華這一晚沒出現在油尖旺,不論是鄧彪還是葉浩天的團隊,整整焦頭爛額了整晚,直至有下屬調來了帝海酒店的監控影像,文華進了樓,直至今朝也沒有出來的人影,而章琳也一樣,只不過一個先一個後罷了。


好好離港的那日,幸好是個週末,章琳的車雖多,但平日常見的就只有能容納二人的跑車,沒想到還真的找出一架可以把文華、好好、安樂還有阿穎全都裝下的車。


文華仍舊如十多年前,送走章琳那時般,站在機場的閘口,對着好好留下最後的幾句囑咐。而最後的時光,理所當然是要留給安樂和阿穎,好好這快將十一歲的小女孩,離奇地面帶笑容,一滴淚也沒有哭出來,倒是阿穎,哭得梨花帶雨,站在遠處的文華和章琳,看着離別,也不禁生出心酸。


可也沒方法了。為了保護好好不要捲入這場硝煙,及早遠離這是非之地,是唯一的出路,至少能在這場充滿未知的遊戲中,保住性命。


本想着好好在和安樂阿穎兩人道別完便會乖乖入閘,但就在章琳和文華打算轉身離開去取車的時候,突然一個小小的懷抱,黏在了章琳的腰間。


只聽見輕輕的一句「我一定會,成為比得上章琳姐姐的人」。


還來不及反應,懷抱就已經被鬆開,看着好好急急忙忙趕回閘口的腳步,就算不捨也只能希望真的能如她所願,成為一個幸福版的自己。


「走吧」文華拍了拍章琳的肩,「她一定會很幸福的」。


去註冊的那日,是星期二的早上,文華是沒想到原要排期的手續,和這只有幾人觀禮的”婚禮”所需要的戒指,章琳卻早已籌謀好,就只需要自己的答應。


在Michael,安樂阿穎等寥寥幾人的見證下,講過誓言,戴上戒指,簽過紙後,二人就成為了名義上的夫妻。註冊官看着二人似是而非所扮演的幾分親密但疏離,和這沒有婚紗,沒有西裝的婚禮,臉上只能拼湊出尷尬的微笑。


出了註冊處,紅棉路的四周,不是充斥着癡纏的愛侶走進註冊處,就是恩愛的夫妻步出註冊處。此情此景,文華和章琳在這氛圍下顯得極為突兀,白色的婚紗和自己身上的軍藍套裝,灰調的西裝和文華的廢土風裝扮,是格格不入。


「回家嗎」

「投行還有事要我回去一趟,我先把你載回書局吧,你把東西收拾好了,今晚就搬來我家吧」

「好」


回了投行,但迎接章琳的,沒有一件是好消息。Raymond不知從哪裏嗅回來的消息,財富情報及調查科準備在這幾天,隨時突擊Adam&co.。聽到這事,章琳又開始擔心了。替代Cyrus的那位看起來就是孬種,除了比起cyrus沒有這麼多小動作,其他的神情,性格,可說是別無二致,通通都是陰險的小人一個,也就怕這位偽君子,在楊尚榮領隊上門巡查的時候,知道了什麼不該知道的,說了什麼不該說的,惹得三人組本天衣無縫的計劃就要被捅破。


和Raymond、Mark他們把那些不見得光的機密整理好之後,窗外的中環已不是午後車水馬龍的模樣,一遍寂靜的街道,章琳在看着鎖屏上,由文華撥來的三則未接來電,才驚覺自己失約了。回撥了給文華,幸好對面傳來了回音。


「你在哪?我立刻去接你」

「我已經在你家了,快回來吃飯吧」


怎麼還是改不了口,是我們家才對。


回到家,映入眼簾的,是一桌依然冒着熱氣的飯菜,去換了一身家常服,衣櫥裏留給文華的位置也被填滿。


飯桌上,依舊往對方的碗添着餸菜,是比往日多了一份自在和溫暖,但也因着此,文華也輕而易舉地看到了章琳目光中,欲蓋彌彰的幾分擔憂。但也不知該問不該問,早上才剛見到那戴上戒指時的明媚笑容,也想不透怎麼只是回了一趟公司,不安就把今早的欣喜壓抑下去。


時針剛踏在十一,文華把碗碟都關進洗碗機,按下按鈕,便悠悠踱步到沙發旁。才剛坐下,原本在另一旁捧着整桶雪糕的章琳,便湊了過來,乖乖的靠在文華的肩膀,眼中的憂煩還是止不住。


文華就這樣一手拿着書,另一隻手就被章琳漫不經心的摩挲着,隨時還有幾口巧克力雪糕餵到嘴邊。雖說眼神都集中在書中的文句,心卻早已漂走,緊繫在身旁的她,就等着她開口。


一整桶的雪糕也在不知不覺間被清空,把空了的桶和匙羹放在茶几上,文華把黏在她臉頰和唇邊的頭髮撥到耳後,一直被摩挲的手就乘機轉而緊緊摟着章琳。


「沒有話要跟我說?」

「你都看出來了,還用說嗎?」

「你那公司的Raymond,今日也有打過給我,楊尚榮那人,背景也好不到哪去,觀望一下吧,替了Cyrus的那位,才是真正要防的那位」


章琳在文華的懷抱中翻了翻身,雙手環在了他的肩頸,額頭抵在他的耳畔。


「知道了」


-


𝐓𝐛𝐜…


//


(三天後見了啦(о´âˆ€`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