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llera.🦋

Welcome to my fiesta.
IG @nav.illera_

çµ®

[王蓁X李隆基]深宮計元配夫婦同人文

私設眾多 BE çˆ›æ–‡ç­† é›·è€…自行避雷 


朕的皇后,變輕了,變小了。輕得不知有否如煙霞,小得要化成小木盒。


//


冷宮中,幽幽的琴聲響起。同樣一曲飛花鶴嗚,熟練的技巧築起一聲一聲的音韻。可音韻中原有的情意,彼時彼刻已不復當年。倒又是的,如今已身處孤亭冷苑中,又何必貪戀過去那一絲絲的溫暖。


王蓁總感自己越發糊塗了,有時候種感覺腦子朦朦朧朧的,想要記起來一件事也是費力。趁着自己還記得以往的事,用筆寫下,也許將來自己完全忘記的時候,也能把這些記憶一併葬在泥下。


「妙蕊,替我拿一個小木盒吧」可話喊良久也沒有回應,王蓁這才想起來,妙蕊已經走了,如今的新人,名喚綠枝。


妙蕊在大理寺,是被折磨致死的。李隆基倒是念舊情,沒任由王蓁自生自滅,給這位在冷宮的舊人,換了一位新入宮的侍女,名喚綠枝。綠枝也只不過是一個懵懂的,看起來不過十三、四的女孩,看到王蓁的時候,便覺得這位娘娘不對勁。綠枝的哥哥是習醫的,無奈家道貧薄,作女兒的唯有入宮為婢。看着王蓁有時自言自語,又有時哭喊吵鬧,種種的跡象,綠枝越發認為她的主子,是患上了癔症。


綠枝去喚了太醫,可惜自己主子如今的景況,老太醫們怕是喚不動了,最後果真是喚來了一個靦靦腆腆,聽說是剛入宮的小醫師。小醫師說這癔症病因是心結難解,綠枝也不知王蓁到底有多重的心事,才會抑壓至如此病況。她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女生,也沒有什麼辦法可以令王蓁免受病魔的折磨。作為侍女,也只能是在自己能給的範圍多盡一點力,讓自家主子氣息看起來,不至於那麼憔悴。


大唐沒了皇后,那麼皇帝的日子也許少了一些拘束吧。李隆基本也是這麼想的,可品着不合口味的茶水,嗅着不合調的薰香,看到了自己破損的鞋墊,總感到事事不順心。從前這些事都是王蓁操持的,沒了王蓁,自由倒是自由多了,可這紅牆內平素瀰漫的厭煩,比她在時,不減反增。


也許是國事繁重,一晚醉酒,李隆基竟跑到那安仁殿,叫喊着那上至文武百官,下至浣衣婢女的禁忌名稱。喚了幾聲自然是沒人回應,這才想起,殿裏住過的那位早已被一句,此生此世,不復相見,折斷鳳翼,囚禁在那幽暗的紅牆綠瓦,但卻為何又因此而感到落寞,李隆基思來想去,也實屬無解。


中秋了,秋意更添了一分,王蓁的病,隨時日又重了幾分。


「娘娘!娘娘你吐血了」綠枝剛打完水,打算給王蓁擦擦臉,一踏進宮門,就看到床塌旁,滿是黑色的黏稠液體,直到嗅到了濃濃的血腥味,才意識王蓁這是在吐血。冷宮裏只有綠枝一個懵懂少女,自然方寸大亂,綠枝最後還是選擇衝出冷宮,趕到太醫院找那個小醫師的幫助,可惜的是整個太醫院全部都去了延英殿診治太上皇的家傳頭疾,跑遍整個太醫院,看到的只有掃灑宮女和幾個前來取藥的小太監。


都已經中秋了,今年的雨還是反常的下個不停。天上的烏雲開始下起綿密的細雨,眼見這樣等下去也不是辦法,綠枝索性跑到延英殿,不斷的嗑頭,只為她家主子可以不這麼辛苦的耗着命,她可不想自己第一個服侍的主子,就在自己的照顧下,突然就歿了。一想到她家主子這些日子因病所受的折磨,縱使雨水打在身上再痛,額頭上的血痕越來越多,綠枝也不曾氣餒過。她哥曾說,帝君仁心,既然君主仁心,就應該不會置紅牆內的生死於不顧。


正當李旦剛好歇下,李隆基以為自己終於能鬆一口氣的時候,太監急急忙忙的衝進來,說了幾句,李旦便聽到急躁的腳步聲正在往外跑,頭又開始痛起來了。李隆基這一走,連帶着幾個資深的太醫也跟着跑了出去,幸好剩下宮裏那七朝元老的老太醫,李旦也就繼續的睡去了。可另一邊就不這麼安穩了,李隆基一行人冒着大雨趕到的時候,本已破爛的床沿在腥黑的血下顯得更不堪,那些老太醫們看到此情此景自然是群起湊到王蓁的身邊,又是把脈,又是針灸,李隆基看到如今,王蓁這氣已將絕的景況,才後知後覺他的皇后,那是得病了,而且不是輕病。正想湊近一看,李隆基身後傳來一把微微的咽泣,是綠枝。眼見綠枝的額頭上血珠還在滲,李隆基差了那個在旁的小醫師去給綠枝的額頭洗洗傷口,也差了身邊的太監,給王蓁多添幾個侍女。


太醫說王蓁的病是一直抑壓的心疾,也加上曾經的舊患以致瘀血一時停留於胸膈,氣血不暢而致,要用藏紅花把瘀血給清出來。李隆基看着紗帳後的王蓁,那腥黑的血一盤一盤的被送走,莫名的無力感油然而生,像是悔恨着,又無奈着。


不知過了多久,瘀血總算是清了,王蓁的命是暫且保住了,可王蓁睡了好久好久,李隆基一直在她身旁守着,看上去可倒真像是個為妻子擔憂勞神的好丈夫。李隆基知道王蓁會說夢話,可王蓁今天的話全是李隆基猜不透的。一聲一句三郎,都像刀一般剮着他的心,突然一聲對不起,讓清醒的李隆基像是被帶回了從前,又似是把他們兩人推得萬丈遠。那一句對不起,已足以使李隆基徹底心軟,她終究,是自己的糟糠妻啊。


雨停了,冷宮的潮濕氣也減退了些許。王蓁從夢中甦醒過來,剛想活動一下四肢,便發覺自己的右手動彈不得,轉過頭才發現是李隆基在自己床沿歇下了,許久不見使王蓁的那些一直被抑壓的記憶和情感通通湧出,一聲尖叫使床沿的李隆基也被嚇得醒透,抬頭便發現滿臉淚痕的王蓁。李隆基感覺眼前的人既熟悉又陌生,他印象中的王蓁,是到了極限才會流上一兩滴眼淚,更別說猶如如今般的哭喊,如此的大吵大鬧,他的蓁兒在他眼裏一直都是賢內助,直至那一次又一次的妒心作祟。李隆基徹徹底底的悟到,也許是自己,毀了眼前的王蓁。以前只要李隆基擁抱着,輕輕的安撫,王蓁便會慢慢遠離傷痛,可如今李隆基抱住王蓁,換來的只有更重的哭泣。聽到房間內的聲音,本在廚房教導新來侍女的綠枝也匆匆忙忙的趕了過來,自己主子一直叫喊着聖上走,綠枝也唯有替自己主子打發了皇帝。


靠在門外,聽着房間的哭喊,物件的掉落,碎片的碰撞,李隆基此刻的思緒猶如置身刑場,一刀一刀的被凌遲、分割。


自此,李隆基的自責日益加重。每一次午夜夢迴,腦海中,總是會重演那時,王蓁那充滿淚痕的臉龐,那一聲又一聲歇斯底里的吶喊。他自己卻只是日日徘徊在冷宮門外,又從未踏進一步。也許就是這份內疚,李隆基也開始在民間查探着一些偏方和引入一些能化解心病的藥材,在太醫的監督下,熬成一碗碗的藥往冷宮送。


這年的天氣特別奇怪,臨近入冬了還是會有着紛紛綿雨,天氣不放晴,雨就是連綿下個好幾天。一次雨夜,天打雷劈,南蠻夏季水災剛退潮就遇上民眾因賑災物資不足,而使災後重建因這場抗議而拖慢進度,每一份的奏摺,都在為李隆基加重着君主的壓力。這年沒有了熟悉的茶甘,沒有了習慣的安神香…對了!雨夜,王蓁!政務纏身使李隆基思緒越發混亂,腦海中突浮現他們剛成婚的時候,也是雨季,在雷電的侵擾下,那年十六的王蓁,依偎在他的雙臂中,才能安心入睡。


雨如綿針一樣,縱使有衣服作甲冑,有紙傘擋風雨,也還是沾濕了李隆基的鬢角。綠枝剛服侍王蓁歇下,才把蠟燭吹滅,就聽到一把尖銳刻薄的傳呼聲,見是李隆基又來了,綠枝眼見是雨夜,心裏犯着嘀咕,這皇帝怎麼總不挑好時間來。


「回皇上,娘娘服了安神藥就剛歇下了,謝皇上對娘娘的關懷,皇上還是請回吧」


綠枝一番勸喻還是阻擋不了李隆基那想一睹王蓁的心,他啊,若是見不到她,那心可會一直懸着呢,是想待在他的蓁兒身邊,想看他的蓁兒再笑一笑。李隆基如今似是陷入了個怪圈,千方百計想要逃出這個圓,卻徒勞無功。綠枝也無奈,只好重新點了點茶案的燈火。


王蓁是真睡了,李隆基替她掖了掖被角,可還是放不下心。看着她的睡顏,那印象中從都是滿足的笑意,如今卻帶着幾分淡陌的疏離,這是他的錯覺嗎?彷神間,茶案上的影子飄進了李隆基的余光。茫茫然的走到桌旁,那是一對屬於嬰孩的小鞋子。


「這是」「回皇上,娘娘近來犯病總是說自己是太子妃,說等她的三郎回來,便告訴三郎,他們可總算是盼到了」


可總算是盼到了。

也好,那個曾經無數個日夜期盼的孩兒,那錐心刺骨之痛,至少她不會再記得了,也不會再痛了。他記得那晚,他就在樹叢,遠遠的看着王蓁把那未來得及完成的小鞋燒得一乾二淨,如今他倒是可以見到這對滿載希望與期盼的鞋子了。雖知天命難違,可是這代價太大了。


雨一直沒有停,李隆基最終還是留下了。窗外已分不清晝夜,王蓁揉了揉眼睛,李隆基還是在自己面前,熟悉的眉眼依然緊閉着,王蓁才覺這不是夢。他是真的來了。

心酸莫名的從心底泛至心尖,眼眶中的淚晶在不斷打轉,最後化成一灘帶着各種情感的曇花,隨後又是輕輕的一句對不起。


吱阿一聲,門敞開了,又被緊緊的閉上。


良久,李隆基終於醒來,床榻上,茶案旁,翻遍庭院也不見王蓁的身影。李隆基焦急得猶如熱鍋上的螞蟻,發省了眾多宮人,找遍了大明宮的每一寸角落。


王蓁果然是在武德殿。李隆基看着渾身濕透了的她,她眼神中空洞得似是無底的深淵。李隆基嘴上笑着,心卻早已淚流成河。以往站在這裏的她,看見自己回來,總是會送上一個熟悉且溫暖的擁抱,如今自己面對的她,只是一個失去靈魂的空殼。差了宮人點了炭,又給王蓁換了身衣裳,李隆基想親自替王蓁擦乾那濕透的髮絲,就如王蓁以往照顧自己一樣。


「我的三郎…是這世上最好的丈夫…他處處都會為我這個為妻的着想…蓁兒…會一齊陪着三郎的」


王蓁六神雖無主,嘴裏卻不斷唸叨着那一些他們二人的過去,似是想與想像中的那位訴說自己夫君的好。在旁的李隆基聽着這回憶般的細語,除了勾起那一絲又一絲的憶記,也在心中泛起疑問的漣漪,以往這般美好,他們又是行錯了哪一步,才走到如今的局面?華筵未散又似散,李隆基是功成名遂了,但如今回望,也只是滿目荒唐。


「三郎在這裏啊…三郎也會一直陪着蓁兒的」


李隆基也許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愧疚,因近來的操勞生了繭的手,距離王蓁的手,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她的手,為什麼這麼冰”

這是李隆基觸碰到王蓁那手的第一反應,她手比他想像中,還要冷。雖知王蓁身子虛弱,可也是沒有想過竟會是如此的羸弱。


連綿大雨終於停歇,看着王蓁的困意漸重,李隆基在王蓁歇下後,也傳了太醫。太醫的一席話卻使李隆基的心寒到了谷底,也許這場雨的停息,就是為王蓁的生命敲起了喪鐘。


烏雲總籠罩着長安,難見天明。經淋雨一役,王蓁的身子果真是在走下坡路,胸膈瘀血積聚常有,癔症發作間斷越發頻仍,自知王蓁時日無多的李隆基縱使面對政事繁重,也生怕連王蓁的最後一面也見不到。王蓁清醒的時間少之又少,但幸好還是有幾次,帶着疲乏的意識與李隆基有着淺短的對話,李隆基嘗試着解開他們之間千絲萬縷的誤會與心結,可王蓁字裏行間全是抗拒,她心底裏,也許還是放不下吧,以前的她是多麼的光彩奪目,如今卻這般不堪,該用如何的顏面面對自己的夫君。將死之人,想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永遠的,留在丈夫的眼眸中罷了。看着王蓁的模樣,罷了,罷了。李隆基的聲音沙啞,思緒凌亂,嘴巴張了張,卻說不出一句話來,到最後也是一直無法訴說自己的歉疚。


苦酒折柳今相離,十六年前的一子錯,十六年後的滿盤皆落索。


王蓁走的那晚,已經入冬了,天空下的卻非雪,是雨。像是上天警示李隆基,要來接走他的蓁兒。李隆基緊緊的抱着王蓁,而王蓁也許是迴光返照,思緒有刻也變得清晰,她告訴李隆基,好好保着那載滿記憶的小木盒,她就會繼續守在他身邊了。她說,她的三郎,可是帝王之格,不會輕易落淚的。


再次牽上她的手,溫度比上次還要冷,但今次,李隆基是再也捂不熱了。


盒子裏除了一張張的草紙,還有一支釵。那釵並不華麗,甚至在長年累月的洗滌下有了一些耗損,玉質極為參差,但這支釵,卻是他送她的第一份禮物,算是這段情的開始。


她下葬那天,懸日胭紅。看着泥土漸漸覆蓋棺木才感知,這一別,是真的永別了。


有始有終,就讓一切回歸塵土吧。


雨停了,周圍的紅牆綠瓦也被太陽所映照着,綠枝捧着小木盒,五味雜陳。她的主子,她的好娘娘,就這麼自由自在,遠離了這宮牆,這繁囂的大明宮,化作雨後的太陽。


朕的皇后變了。

先是變得善妒,後是變得糊塗,如今她變輕了,又變小了。輕得不知有否如煙霞,小得要化成小木盒。

小木盒啊小木盒,現在就到我守着你吧。


𝐄𝐧𝐝.


下篇要卓生卓太 é‚„是 æ‹³è˜­å¤«å©¦å¥½å‘¢ ç•™è¨€èªªèªª

別忘了留下小紅心和小藍手~這樣我會更快的把文肝完喔~🫶🏻

隱藏結局會後補\(//∇//)\


@粟米定心丸 è¬äº†æˆ‘的好親古 æ„Ÿè¬é¼“勵😭


懷思

[王蓁X李隆基]深宮計元配夫婦同人文

私設眾多 çµ¦é€™å°ç•™äº†å¾Œ BE çˆ›æ–‡ç­† é›·è€…自行避雷 


生同衾死未同穴,執手相伴蓬萊願


我叫登真,是大唐的懷思公主,是當今聖上唐玄宗的長女。


我住在安仁殿,這是爹爹,哦不對,正經場合應該叫父皇,是父皇特許的,整個大明宮只有我能這麼叫爹爹。而我的書童不知道是從哪裏聽回來,說這安仁殿,是我娘親曾經的寢殿。

全大明宮都知道,唐玄宗的皇后是天大的忌諱,萬萬不能提的,而這位皇后,正正就是我的娘親。


我自小就知自己是在冷宮出生的,但小時候我不知道冷宮到底是什麼一回事,覺得那只是一個宮殿罷了,如今才知道那是一個很陰森的地方。


滿朝文武在娘親進冷宮也曾勸諫過爹爹冊立繼后,例如選秀入宮後一直得寵的惠妃。不過之後爹爹在上朝時向朝臣大發雷霆,說此生不再立后,自此無人敢再逆違龍顏。


我短短十年的人生裏,娘親從來沒有出現過,我是由爹爹和奶娘一手帶大的。奶娘說小時候的我除了爹爹上朝外,我基本上是十個時辰都留在爹爹身邊。


我從來沒有見過娘親,我依稀記得在我五歲的時候,爹爹說過他做了一件很錯很錯的事,所以娘親生下我以後便去了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我當時覺得,娘親只不過是在那裏等着我們,或許娘親會回來找我們倆吧。


我又記得奶娘說過,我小時候抓周抓了一個左手拿了一個小小,特製的匕首,右手拿了一本奏摺,過了一會兒我又走到了爹爹的身旁,抓了抓他的龍袍,爹爹高興壞了,把我抱起來不停重複着「李唐要出女帝了」而導致我現在除了要和妺妹們學習琴棋書畫,更多的時間是放在和弟弟們在書房讀書,和宗親表兄們在競技場上一比高下。巾幗不讓鬚眉,爹爹說我和娘親一樣八面玲瓏,我又問爹爹娘親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他又不肯說了。


今夕難得這些事勾起了我的興趣,我試探着問爹爹,娘親是個怎樣的人,他竟然一反常態地跟我說了一個很長的故事。


爹爹說,他和娘親剛剛成親的時候,剛好是臨淄的雨季,娘親就每日都在家門前,撐著傘等他回家。之後到了爹爹的生辰,娘親為爹爹煮了一碗長壽麵,爹爹說那一碗長壽麵雖然樸素,但這是他一生人吃過最好吃的長壽麵,可惜娘親不會再煮了,也找不到同樣的味道。我開玩笑的說,也許娘親會在爹爹下一年生辰帶一碗長壽麵回來呢。他只是笑了笑,摸了摸我的頭,不說話。


我很快便睡着了,醒來時爹爹也已經去了上朝。

上課時我聽太傅說,我娘親叫王蓁,是爹爹的結髮之妻,後來因為生我而死了,我還因此失魂落魄了許久,原來爹爹一直都在騙我,娘親根本不是去了很遠很遠的地方,而是永遠的離開了我們。

直至奶娘跟我說,我娘親是因為愛我才拼命的生下我,娘親在那一個很遠很遠的彼岸也不想看到我不開心吧。


下課後,我在御花園碰見碰見了爹爹和惠妃娘娘。由於我是唯一的嫡出公主,整個大明宮上下見到我也要禮讓三分,這當然也包括平日刁蠻跋扈的惠妃娘娘。


爹爹見到我後原本充滿憂鬱的眼神瞬間生出光彩,叫了惠妃娘娘下去,我們父女倆坐在太液池的涼亭,繼續未完的話題。


爹爹說,有一個叫韋后的壞人,在很久很久以前派了刺客想要刺殺爹爹,是娘親奮不顧身沖出來護住爹爹,當時爹爹怕得要命,怕娘親這樣就和他天人永隔了。不過幸好,娘親在昏迷了三天後終於醒了。爹爹說,娘親表面上看起來好像什麼也不怕,但其實娘親很怕疼,也怕苦,只是為了爹爹,才變得什麼也不怕。


說完,天色也漸漸變暗,我也是時候要回宮用晚膳和練琴了,爹爹送了我回宮後還是不放心,決定和我一起用膳。

看着我放在旁邊的琴,爹爹又說起了這琴的故事,看來爹爹真的是壓抑很久了,這些他以前都不會說的。


爹爹說,這把琴,是娘親留下的。娘親在的時候,最喜歡的就是彈琴,娘親特別喜歡飛花鶴嗚,說這就像娘親和爹爹的故事,有轉折,有低潮,但最後都回歸溫馨。送爹爹離宮後,我撫着娘親的那把琴,悄悄的問了一句「娘親,你會回來嗎」


可我明知不會,娘親已經死了。


娘親在十年前就死了,她早就死在我出生的那一個晚上。


但就在那一晚,我卻夢到了娘親。


她穿着樸素的綾羅長裙,完全不像是一個皇后的樣子,她告訴我,其實她一直都在,她一直都愛着我和爹爹。但我看不清她的樣子,我想要捉緊她的手,但正正就在她別過臉面對我的那一刻,侍女便叫我起床。


我整天都心不在焉的,記掛那夢境。那夢境是多麼的真實,但又多麼虛幻。


我好像明白到了爹爹當時的無奈。

想捉緊,但人卻不在了。


再一次看到爹爹,已經是在歲末宮宴上了。

我仍是坐着那個距離爹爹最近的席位,看着舞姬們千篇一律的表演,心裏吐槽着禮樂司已經黔驢技窮,直到我看到了爹爹看着台下,那熾熱的目光。


「宮中不是不許表演仙女獻星的嗎」

我身旁的晧兒嘟了嘟嚷。

「晧兒,待皇姐之後查清楚再告訴你好嗎」


那一晚,我久久睡不着。總覺得事有蹺蹊,於是決定在宮裏散步散心,而我竟然在御花園再次遇上了爹爹,可他身邊空無一人,看到了桌子上的酒瓶,我明白到爹爹這是在借酒消愁。


我躲在草叢旁,偷聽着爹爹的自言自語。


「蓁兒,對不起啊」

「蓁兒…是不是如果我沒有把你送進冷宮,你就不會死,就不會離開我和登真…」

「蓁兒你快回來,三郎把江山都交給登真,我們離開大明宮,看看你喜歡的南方的美景,過你喜歡的簡單生活,你快回來…」


爹爹原來是在想娘親。

我差了侍女去找人來送爹爹回寢殿後也回到了安仁殿,看來這晚是注定難眠的一晚。


第二朝醒來,爹爹像個沒事人一樣照常上朝,彷彿昨天醉酒的不是他。

我又派了一些比較忠心的婢女在宮內宮外也打探著娘親的事。我作為嫡長公主,自然是要替娘親管好尚宮局的。汪尚宮一直忠心不二,把尚宮局管理得井井有條,她說,再等我長大一點,我就要負責起整個尚宮局了。我忽然想起她是宮裏的舊人,她一定知道我娘親的事。


我盤了她好久,她才說我娘親在的時候對下人很好,非常體恤她們這些宮娥,在局裏遇到難題的時候總是有辦法解決。

我又問了她知不知道娘親和爹爹的事,為何娘親會被爹爹送進冷宮,這中間又發生了什麼事,她支支吾吾的,最後突然的跪下,叫我以往的事不要去管,知道得越多對我百害而無一利。

我更疑惑了,娘親和爹爹的事,到底是如何?仙女獻星又是怎麼一回事?


之後幾天我都在等着宮娥打探回來的事,雖然都是一些很瑣碎的事,但是這麼多件事綜合起來,娘親和爹爹的故事軌跡就有了紋路。


我曾經有過一個哥哥,或是姐姐。那是在娘親和爹爹仍是太子妃和太子時的事了。可惜的是那個孩子,還沒來得及看看這個世界,就離開了爹娘。娘親也傷了身子,之後才好不容易懷上了我。憑借娘親的睿智聰慧,娘親和爹爹同心同德,在登上帝位之路上一直披荊斬棘,他們兩個人恩愛度過了十多年的生活,直到爹爹順利登上皇位。


之後就出現了一個叫鄭純熙的女人。自從鄭純熙進宮,好像人人都向著她。她是太平公主的侄女,而太平公主是爹爹的政敵。娘親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顯露出自己的陰暗面,她怕鄭純熙是奸細,不斷提防著這個來路不明的女子,人人都說娘親變了,變得心胸狹窄,可我聽着聽着,卻覺得她沒有變,也沒必要變。娘親替爹爹登上皇位,難道這不需要心計和人命?大明宮中,沒有一個人是善良的,最多的只是偽善,善良的人在這個染缸,也只會變成自己痛恨的樣子。作為在大明宮長大的孩子,這是必須的。雖說我肯定是向著我娘親的,但這是事實。


他們又說,爹爹在登上帝位之前就許諾過,這輩子只有娘親一個皇后。


可隨着時間流逝,爹爹似乎漸漸喜歡上這個新來的鄭純𤋮,而不久鄭純熙懷孕了。滿宮上下都知道娘親難成孕,而鄭純熙此時此刻懷孕更是佔盡了爺爺、爹爹、還有大明宮中每一個人的的關注和寵愛。娘親自己卻形單影隻,和爹爹的距離漸遠。現實與期待落差,娘親的心頭自然湧起了妒火,屢次施行毒計謀害鄭純𤋮,雖然為保后位殘害他人性命當然有罪,但我覺得娘親沒有錯,大明宮的遊戲規則就是如此。說到這裏,我開始有點討厭爹爹。愚蠢雖不是一種過錯,但鄭純𤋮真是蠢得令人髮指。而爹爹其實一直都知道真相,只是他在當時怨極了娘親,怨她殘害宮妃子嗣,怨恨著本許下同生共死的娘親為何變成這樣,但其實爹爹怨的,只不過是娘親毀了他掌握實權的籌碼。這時的怨蒙蔽了爹爹的雙眼,已經遠遠超過了他對娘親的情義。因此,在爹爹真正掌握實權後,他立刻把娘親打入了冷宮,因為娘親在帝皇眼中,已經沒有了利用價值。


但殊不知,原來娘親當時已經懷上了我。


我是早產兒,聽爹爹說我出生的時候只有八個月多,小小的一個抱在懷裏,睡着的樣子像極了娘親。


而這一晚,正正是娘親最後一次見到爹爹。聽宮裏舊人的傳聞說,爹爹是來到冷宮才知道我的存在,才知道娘親拼死留下了我。


聽到這裏,一向都不輕易落淚的我一反常態,躲在被窩裏由輕輕啜泣到放聲大哭。奶娘也安撫不了我,最後他們找到了爹爹。


可我不想見到他。


我知道他愛我,愛娘親,但我接受不了。


他看着在被窩縮成一團的我,輕輕拍了拍我的背。


「登真,你都知道了吧」

我沒說話,只是停止了哭聲。

「爹爹也一直很愧疚,是不是如果爹爹沒有把你娘親打進冷宮,我們一家三口還能好好的在一起過新年,還能看著你長大,還能看著你找到如意郎君,登真這個名字是你娘親替你取的,她希望你能憑着自己的真心而活,她離留之際還在囑咐爹爹要好好照顧你—」

「你不是在娘親走了之後才知道有我嗎」

「登真,爹爹帶你去一個地方」


爹爹把我帶到了大明宮最高的樓閣,這裏能看到大明宮的一切,也可以很清楚看到…我出生的地方,冷宮。


「爹爹不敢直接去冷宮看你娘親,於是就每天都爬到這裏,這裏可以很清晰的看到你娘親,我看著她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就知道我倆苦盼多年的禮物,終於來到我們身邊,但我們的關係卻早已支離破碎,爹爹後悔也來不及去補救犯下的錯,來不及挽回你娘親的生命」


娘親用生命,去賭一場根本不會贏的賭博。

她把生命交給了爹爹,也用生命留下了我。


「你娘親足足用了五個時辰才生下你」


爹爹說這句話的時候雖然帶着笑意,但還是被我發現了眼中的淚氣。


「我抱著她,她抱著你,輕輕的唱著搖籃曲,那是我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候了」


爹爹沒有自稱朕,也沒有自稱爹爹,也許他以前對娘親也是這樣的吧。


「後來呢」

「後來啊…你娘親唱著唱著,漸漸的沒了氣息,咽下了氣,走了」

「那…娘親有沒有留下什麼」

「你娘親說,她愛我,一直都愛,下輩子,我們要當一對尋常夫婦,白頭偕老,她不想再留在大明宮這個牢籠裏了,不想再為皇后之位而犯罪,她想回家,回臨淄,回我們的家」


站於高樓,我終於明白為何娘親是大明宮的禁忌。

她愛上了帝皇,無情的帝皇也動了心,可惜太遲了。

王蓁已經死了,李隆基的愛,連同王蓁一起葬在了無相寺。


無相,無雙。縱使後宮妃嬪再多,也終究無法與李隆基心尖上的王蓁可相比。就算容顏,神態,身姿再相似,也沒有任何一個能取代王蓁。


可惜思念無聲,幸虧思念無聲


[完]


聽說宮心計要開第三部 ä¸çŸ¥é“會是怎樣的劇本呢 æœŸå¾…çš„ å°±æ”¾é€™æ–‡ä¾†æ­è³€+致敬一下5年前我們蓁兒的珍珠眼淚吧